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893)

旺角暴亂雜談(1)

﹙原文發表於2016年2月17日﹚

 

獨立委員會查暴此刻有副作用

 

讀者朋友Rayland隔空傳訊:

 

「敢問王先生,是否支持成立獨立委員會去調查(旺角暴亂)呢?」

 

剛想回答,就看到《星島日報》217日題為《獨立查暴亂,沒必要也無益》的社論。文章說:

 

『半世紀前的天星小輪加價暴動發生後……當年政府委任了首席按察司(相當於今天的終院首席法官)何謹,連同3位社會賢達,組成「九龍騷動調查委員會」,釐清真相及探究深層原因。委員會的報告指出了當年官民隔閡和貧富懸殊的問題,又指青少年缺乏活動發泄精力。政府事後設立各區民政處加強官民溝通,都是回應報告書的建議。

 

至於1967年左派暴動後,政府沒有設立這類調查委員會,兩次暴動相隔1年,社會狀況沒有大變,而67暴動更受到內地文化大革命影響,有強烈的政治因素,政府就算內部有分析問題及部署對症下藥,都少說多做,以免釀成複雜的政治事件,對維持穩定沒有好處。

 

今次旺角發生回歸以來最嚴重暴亂,有泛民議員提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顯然有轉移視綫的政治動機,藉此卸開暴動給他們造成的壓力。政府和建制派議員洞悉其意圖,遂提出反對。

 

調查委員會通常有兩個功能,其一是查找事件真相,其二是發掘問題所在,避免再發生類似事件。

 

在釐清事發真相方面,今天社會資訊遠比當年發達,電視與報章有巨細無遺的實況報道,網上充滿不同角度的現場片段,政府又公開大量具體數據,實在不須要由一個委員會來發掘事實。

 

此外,暴亂被捕者稍後將交由法庭審訊,屆時控方須詳細舉證,被告也可抗辯,更多實情將會公開。

 

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另一功能,是探尋事件的深層原因,不過在今天的政治氣氛下,能否達致這個理想目標,卻有很大疑問。

 

暴亂之後,泛民陣營中雖然有部分人批評暴力,但是整體上都避重就輕,抨擊重點則是轉移到施政失誤,令人覺得責任不在暴亂者。如果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為時可能長達數月的聆訊過程,就會成為泛民「清算」政府的政治表演舞台,既可卸開其所受壓力,也順勢削弱政府管治威信,成為新一輪政治爭拗。

 

如果因為政治鬥爭,圍繞整個聆訊過程火花四濺,子彈橫飛,反而令社會火藥味日益濃厚,不滿情緒不減反增,聆訊不但達不到防止暴亂再發生的目的,反而火上加油,產生對社會無益的反效果。』

 

《星島日報》社論與我心中的想法不謀而合。珠玉在前,就借此文躲懶,省回撰文回應Rayland君的功夫。大家原諒則過。

 

 

~ 待續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