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濫權 肆無忌憚 人民有票 拒絕監察

與美國來的朋友談及他們的總統,他們都感到有點無奈。他們說,在美國並非人人都喜歡特朗普,有人甚至認為,讓這樣的人做上美國總統是美國之恥;然而,美國仍有足夠的人喜歡他,很可能還會讓他做多一任。這會縱容他把美國之前建立的核心價值一一拆毀,再次把世界帶往戰爭邊緣。很可惜,美國的民主制度,卻沒法在出現這種危機時,發揮制衡作用。
 
美國人其實不是不知道特朗普的為人,他不尊重女性,視女人為玩物;為了選總統,就用錢去收買受害者,要她們閉聲。他做生意的手法卑劣,與他合作過的人大都吃虧;連政府也沒他奈何,長期沒法從他身上收到稅。他未當總統就與俄羅斯私通,企圖借外國勢力打擊競爭對手。為了掩飾「通俄門」事件,他向負責調查的中央調查局施壓,換掉不肯合作的負責人。他又在司法部安插自己的親信,好讓為他出來做「替死鬼」的人不致判刑過重。為了爭取連任,他故技重施,又再利用外國勢力。這次是要烏克蘭調查競選對手拜登的兒子貪污。烏克蘭方面認為證據不足,指控不成立。他竟以扣壓軍援來施壓,要烏克蘭明知告不入,也可以宣布展開調查,以達到抹黑對手的目的。
 
他的所作所為,明顯濫用國家賦予總統的權力。為了當選,他無視國家既定的外交政策與軍事部署,處處以自己的需要為重。他為了突顯自己的政績,不惜干預聯儲局的運作,不許聯儲局加息。他出訪外國時,不止帶同妻女同行,還讓他們出席非社交性的工作會議。真是公私不分,肆無忌憚。
 
美國的朋友說,特朗普的所作所為美國人其實都看得很清楚。只是美國人普遍都有一個擔心,害怕美國的國力開始走下坡,一旦失去了一哥地位,就會無法利用發鈔地位,調動全球資源,享盡全球服務。那美國人的生活水平就會一落千丈。而特朗普對美國人的承諾就是令美國再次強大。正是這個承諾,最能令美國人釋懷。
 
美國人覺得,像奧巴馬這類民主黨的總統,太過「正路」,不懂得用詭道,會在國際事務上令美國吃虧。現在美國的處境沒有以前那麼優勝,已不適宜再行王道。於是特朗普這類人反成了美國人的希望。因為他敢於背信棄義,拒絕執行美國以前所簽的國際協議。這樣美國就能撇掉以前背上的包袱,「奇兵有異於仁義」,特朗普的卑劣手段,正好在美國這種處境下派用場。
 
簡單講,特朗普的出現,喚醒了美國人的狹隘民族主義。人民一旦把國族的利益放到至高無上的位置時,就很容易盲目,就很容易被野心家所操控,人民一旦陷入這種思想境況,即便有民主制度,也難發揮監察作用。
(轉載自am730C觀點2020年2月21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