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不能無顧具體現實

昨文指出:香港已不能排除武漢肺炎大規模社區爆發的可能性。原因是我們已有數以十萬計從內地回來的港人散落在全港各個社區,而我們並沒有能力同時對這麼多人進行隔離檢疫。新型冠狀病毒有人傳人的能力,而香港人口稠密,在社區內很難完全避免有緊密接觸的機會,這導致香港出現社區爆發的機率十分大。
 
這些都是已經出現且無可改變的現實,所以我弄不明白,為何今天還有這麼多人堅持要搞源頭堵截。能不能堵截,得看具體情況,以豬流感(H1N1)入侵美國的情況來看,當初豬流感的源頭大部分來自墨西哥,但墨西哥與美國的往來大多了,沒法徹底切斷,所以美國的疫控中心並沒有採取全面封關的做法。香港與內地的聯系更加密切,政府在作出全盤考慮後,決定不採用全面封關的做法,我認為可以理解。
 
現實是源頭堵截與隔離所有可能接觸過病患者作檢測的做法,只宜在疫情初出現的時候進行,疫情一旦擴散,就未必有條件再這樣做。2009年豬流感在美國肆虐,估計有5,600萬人受感染,等如每6個美國人之中就有一個受感染,叫美國如何搞檢疫?結果美國不但沒有搞隔離檢疫,連確診檢測也沒有全面做,凡有病徵疑似的就當豬流感來醫。這樣可以省便很多,令社會可以集中資源治療病情嚴重的患者。即便這樣,豬流感仍令美國死了12,000多人。
 
以香港現時的具體情況,不但沒有條件搞全面封關,亦沒有條件對所有從內地返港的人都作徹底的隔離檢疫。唯一還有條件的,是集中力量對付那些在香港確診的個案;凡與這類患者有緊密接觸的人才需要作隔離檢疫。若是把檢疫的範圍定得太廣,不但沒法完全落實,而且還會分散資源,影響其他更值得做的工作。
 
現時香港人對武漢肺炎的恐懼已變得有點不理性,要在民居附近設立新的檢疫院舍,無可避免被鄰近的居民反對。加上有只顧本區利益的區議員從旁煽風點火,弱勢政府一時難以應付。我建議政府可徵用一些曾有乘客被確診武漢肺炎的郵輪,作隔離檢疫用途,可行性應該較高。
 
這類郵輪由於已有乘客確診,短時間裏應難有生意,不如租給政府,多少可以幫補一下。此外,郵輪停在海上,遠離民居,反對的人較少。另一方面,郵輪的設備,亦方便為數量眾多的人提供日常生活,不用政府重新投資建設。
 
武漢肺炎已傳至香港,這是香港人不得不接受的現實,但我們在研究防疫方案的時候,不能光看理想該如是,還得看客觀可容許我們做些甚麼?否則,強提出一套最漂亮的方案,亦只能是紙上談兵。
(轉載自am730C觀點2020年2月11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