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武漢肺炎襲港的兩種預測

本來為鼠年系列準備寫的話題尚未完成,但礙於武漢肺炎襲港,很多讀者都想看看我對疫情的發展有甚麼看法,所以只好把鼠年的話題暫且放下,轉談我對疫情的兩種預測。
 
人類並沒有預知將來的能力,因為將來必有或然性。我只能把最壞與最好的情況都拿出來說一說。我覺得這兩種可能性都沒法排除。
 
先談最壞的情況。由於武漢肺炎已蔓延至全國各省,所有由內地來港的人都有被感染的機會。武漢肺炎的病徵在被感染的初期並不明顯,而春節後從大陸回港的港人數以十萬計,單憑入境時的體温測試,是不可能堵截所有被感染的人的。所以可能已有很多隱形患者進入了香港。
 
以香港現有的醫療設備與人手,不可能把所有最近到過大陸的人全部都進行隔離檢疫,確定未受感染之後才放回社區。在這種情況下,只要防疫工作有些微疏忽,或武漢肺炎的傳染能力比預期中強,香港極有可能出現大規模的社區爆發,確診人數突然倍增,遠超香港自身的醫療能力。
 
武漢就出現過大量疑似患者到醫院求診,排隊數小時都未必有機會見到醫生,遑論有機會進行確診測試及入院接受正規療程。結果大量患者只能留在社區,等待醫院安排覆診,疫情就會失控。
 
武漢的做法是接連新建了兩間醫院,並從全國各地徵召志願醫療人員來武漢增援。香港沒有能力在幾個星期裏就建好有數千病床的醫院,單是為了選址可能已爭拗不斷。即使建好了,部分醫療人員亦可能因新醫院的設施不達標而拒絕前往工作。至於是否接受內地的志願醫護人員來港增援,就更加難有共識。反對派乘機指控政府政策失誤,發動群眾示威洩憤,令社會沒法集中力量對付疫症。
 
結果,香港的疫情可能比武漢更嚴重,沒法知道有多少人受感染(這一點也不出奇,美國也沒法知道有多少人患了豬流感,世衛後期也不要求美國對所有疑似病人作確診測試),只知道有多少人死亡(死亡人數有機會過萬)。香港社會因而元氣大傷,反對派攬炒成功。
 
不過,這只是最壞的情況,不是必然的情況。而最好的情況則是,由於香港人自覺地提升防疫衛生要求,由大陸來港的隱形患者,沒有機會把病毒大量傳播給香港人。少數受感染的香港人,在被確診後都得到隔離治療,疫情很快就受到控制,社會很快恢復正常運作。
 
這種可能性不是沒有,而且機會不小。香港的農曆年假放到初四,初五開始上班,大部分返大陸探親與旅遊的人應在這個日子前回港。由初五至今已12日,這批人如果在內地已受感染,今天應大部分已發病。但現實是近期確診人數並沒有大幅增加,證明隱形病人的比例不高;由於香港人的防疫警惕性已很高,所以我認為香港只會出現個別的社區感傳染案例,不會出現大規模的社區爆發。
(轉載自am730C觀點2020年2月10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