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801)

失職的高官,大刑伺候!

 (原文發表於2015年7月6日)

 

廣深港高鐵香港段又出大問題。港鐵早前公布高鐵香港段工程預計無法於2017年底通車,需進一步推遲至2018年第3季度完成,成本預算增至853億港元,但港鐵拒絕承擔超支的203億港元,並要求政府增加工程項目管理費。這次仍是高成本及通車目標日期延誤的老問題。廣深港高鐵香港段造價原是650億元,每公里造價早已被評為「貴絕全球」,但竟然高處未算高。去年8月,負責工程的港鐵公司將造價估算修訂為715億元,通車日期由2015年推遲至2017年;及至629日,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接獲港鐵另一次修訂,造價上漲至853億元,通車目標進一步押後至2018年第3季。

張炳良強調,不能接受高鐵工程持續超支及延誤,聲言會追究港鐵。問題是,怎樣追究?怎樣封頂?假如封頂的數字是853億,以上是否又是納稅人埋單?還會再延誤嗎?張炳良於電台節目表示,他作為局長,會對高鐵事件承擔政治責任。怎樣承擔?

閱報,看到林創成先生的文章《香港管治權外判金正恩》(見附文)。文章對高官的屢屢失職卻又不被問責十分不滿,林生特別提到高鐵香港段的超支和延誤。林生的觀點好像過激(其實是義憤填膺的顯示),甚至有點怪論的味道,但認真細味,卻不無道理,你頂多祇能說他稍為矯枉過正。但請別忘記,在一個扭曲的環境裏,矯枉過正有時是撥亂反正的靈丹妙藥。

三國赤壁之戰後,劉備取巴蜀,諸葛亮為相,苦苦思量究竟以寬還是以嚴治蜀,幕僚進言謂應嚴治,因為巴蜀以前的統治者劉璋闇弱,治國失諸過寬。諸葛亮從之,蜀國由是大治;再者,亂世用重典,這是傳統智慧。香港的情況很類似,回歸18年,無論是中央、本港各政黨及其立法會議員乃至廣大市民,對問責高官都是過份包容、放縱,對他們的無能,草菅公帑,都問而不責,甚至不問不責,闇弱一如劉璋治蜀。要矯正香港吏治,用嚴好過用寬。

甚麼都有第一次,是時候來個人頭落地,殺一儆百。不一定要拿張局長作為第一個祭旗者,他算是問責高官中較有承擔的人,真不忍首先動他,但總要找一個適合的切入點動真格,而且日後持之以恆。否則,無以服眾,亦無從徹底改善吏治。

同樣的處理原則,應該適用到半公營機構的董事和高管,特別是港鐵的主席和總裁。

 

附文

 

香港管治權外判金正恩

 

林創成

 

金氏王朝超級智將又殺人,這次慘遭毒手的聞說是一位建築師。根據不知哪裏來的消息透露(嚴格而言是洩露國家機密),北韓偉大領袖金正恩再度龍顏焦黑的原因,乃即將啟用的平壤國際機場新客運大樓設計差勁,國防委設計局長、兼客運大樓總建築師馬元春被處決,祇不知究竟是犬決還是炮決。高射炮作為北韓政權濫殺群臣的御用刑具,雖然誇張過殺雞焉用牛刀,但一瞬間灰飛煙滅的遇難過程,肯定比起餓狗凌遲輕鬆得多。

對於新一代寡恩暴君金正恩的相關消息,世人無法求證,惟有半信半疑,不過該等消息的共通點一般是驚世駭俗,總有辦法讓人眼球跌得滿地皆是,而且充滿別開生面的啟發性。就以這次處決機場總建築師為例吧,最低限度啟發了網民作出一個有益有建設性的聯想,假如香港的高鐵外判給這位心狠手辣的獨裁三世祖,一定不會超支,更加不會延誤,否則殺殺殺殺殺,殺無赦!

高鐵造價由原本已經很貴的650億大元,一下子上漲至853億,通車目標又進一步推遲至2018年第3季(高鐵命運恰似政改,2017,一定唔得),連說好了的「一地兩檢」也毫無頭緒,不是太混你TMD賬嗎?看來嘛,高鐵外判給金正恩全權管理是值得考慮的,說不定在殺頭威脅面前,所有難題迎刃而解,畢竟貪生怕死乃人之常情。

還有,香港的政改方案,不是被類比作「北韓式普選」嗎?既然政改在建制派失場的情況之下高票否決了,不如索性將香港的管治權外判給施行「人頭問責制」的金正恩,那時候,房屋問題打死不信無法解決。

政府定下10年建屋29萬個公營單位的目標,可是傳媒披露內部文件顯示,最樂觀亦祇是25萬個單位而已。運房局局長張炳良解釋,有目標不等於一定做得到。

人來!大刑伺候!把失職群臣五花大綁,送去平壤斬立決!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