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劍拔弩張 然開戰機會微

美國在伊拉克刺殺伊朗高級將領蘇萊曼尼後,中東局勢劍拔弩張,全球股市因而大趺,金價則大幅上升。我以為投資市場的反應有點過敏,因為按我的觀察,美伊都不會想在這一刻開戰。
 
特朗普上台後,他的政策方向訂得十分清楚,就是要集中力量令美國再次強大起來,那就要抽回放在其他地方的資源,即使對已作出的國際承諾亦不例外。若不是為了大選,他根本不會在中東搞這類小動作。
 
特朗普需要的只是緊張的氣氛,而不是實際開戰。氣氛緊張,選民就會覺得有一個像特朗普那樣的,懂得耍手段的總統,會比有一個只懂得「行老正」的總統好。但真的打起仗來,選民就會埋怨特朗普到處惹禍上身,害苦美國,這反而對選情不利。
 
美國過去放這麼多的資源在中東,不惜參與這麼多的中東事務,原因只有一個,就是這個地區盛產石油──現代經濟發展不可或缺的能源。但自從美國獲得以廉價方式從油頁岩提取石油後,自己也可以有石油出口,毋須再依賴中東。
 
在失去經濟誘因之後,美國是不可能再願意在中東投入更多資源的,更不要說要美國人去打仗,犧牲性命了。如果美國還有心保持在中東的影響力,之前就不會一一從中東的不同國家撤軍了。
 
美國前總統曾認為,伊斯蘭文明有助於對抗共產主義擴張,因為伊斯蘭的信仰與共產主義格格不入,而伊斯蘭國家的人民,大都信仰堅定,不容易被共產主義迷惑。尼克遜的判斷基本上正確,問題是伊斯蘭文明不但有能力抗衡共產主義,而且一樣有能力抗衡西方的自由資本主義。美國在阿富汗與伊拉克曾付出過不少努力,但當地人民完全不為所動。他們信真主,不要民主;他們信神權,不要人權;把美國弄到意興闌珊,再沒有寄望。
 
二次世界大戰後,伊斯蘭國家曾出現過世俗化的浪潮,土耳其、伊朗、伊拉克、敍利亞、埃及等,都一度政教分離,軍事現代化,產業資本化。但資本主義的那套普世價值觀始終沒法在當地深入民心,世俗化只停留在既得利益者的圈子,普通人的生活實質上沒有多大轉變,導致原教旨主義可以很快透過從西方引入的民主方式回朝。埃及人有機會選舉的時候,選出來的是穆斯林兄弟會。即使是美國自己扶持出來的伊拉克政府,也是親伊朗,多過親美國。蘇萊曼尼被刺殺後,伊拉克國會竟通過決議,要求美軍撤出伊拉克。美國因而出師無名,實在「醜死怪」。
 
特朗普若是還有一點智慧,就應該明白,不應在伊斯蘭地區呆下去,否則只會自討苦吃,自取其辱。三十六計,還是走為上計。伊朗如果察覺美國遲早要走,那就等美國自己走好了,何必開戰趕美國走!
(轉載自am730C觀點2020年1月8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