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天性 兇殘無道

我是一個國際主義者,同時亦是一個人道主義者;我希望世界走向大同,人類以後毋須再為國家民族問題而不斷征戰,可以集中精力去提升人類整體的物質生活水平與個人在生活上的自主空間。
 
以人類掌握科技的能力,人類有能力善用資源,讓所有成員都可以過豐裕的物質生活,只是人類在成長過程中,曾為了爭奪天然資源,而變得兇殘成性,心底裏的陰暗面總是揮之不去。這些潛藏在人類DNA中的劣根性,會反覆主導人類的行為,陷人類於苦難之中。我們若是對此缺乏認識,就沒法對這些劣根性加以遏抑,以阻止人類互相仇殺,不斷陷入無休止的戰爭之中。
 
據動物學家珍.古德的長期野外觀察,黑猩猩族群會不斷有組織有計劃地向隣近其他的黑猩猩族群施襲。他們在資源豐富生活無憂的時候也會這樣做,反映這種謀害隣族的行為已變成DNA中的密碼,成了一種天生的傾向。它的起源或是為了爭奪資源,但後來已變成對殘暴行為的嗜好。牠們在穩佔上風的時候,仍不忘向對手施虐,牠們會挖掉對方的眼睛,掏出對方的心肝脾肺,扯脫對方的睾丸,極盡兇殘。所以科學家相信,人類的兇殘性格,在人猿時期已開始形成。
 
羅馬人東征西討,打家劫舍,把男的殺掉或賣作奴隸,把女的據為妻妾,還要求鬥士互相廝殺,供羅馬人悅樂。蒙古人更以屠城的方法來震懾反抗者,以致所到之處皆聞風喪膽,及早投降。如果遇着中國人,那就投降也沒有用;秦坑趙卒,凡四十萬人(中國當時才二千萬人口),一個活口也不留。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最後決定降清,希望為子弟兵換一條活路,但清朝卻一個不赦。只是石達開的兩個幼子,皮膚面積不夠凌遲(要割一千塊),所以先把他們養大才施刑。人活着原來是等待凌遲究竟是甚麼滋味,實在不敢想像。在敍利亞內戰中,虐待戰俘的殘忍行為,更令戰地記者也不敢描述。真是「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在這種情況下,政治的參與者平時雖然滿口仁義道德,情操高尚,但在行為上卻是極其骯髒卑劣,兇殘失德。邱吉爾有句名言:「政治有如女人的下體,又髒又臭,男人卻總喜歡玩它。」
 
香港人過去少參與政治,因為在英治年代,連談論政治也是一種禁忌。所以一旦解禁,就受不住誘惑,全情投入。他們很容易陷於理想主義,以一廂情願的方式去參與這種極其骯髒的活動,怎會不受欺騙?
 
阿拉伯之春初期,中東的年輕人何嘗不是一腔熱情地投入,到發現自己投入的原來是一場代理人戰爭時,自己的國家已經撕裂,內戰不斷,經濟從此一蹶不振,人民苦不堪言。希望香港不用步阿拉伯國家的後塵!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年12月31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