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台無計逃神矢」──談魯迅詩一句

昨文談一國兩制還是一國1.5制的時候,先談了兩制的問題,本想把一國的問題留待今天再談。到執筆要寫的時候,方發覺這個問題不易落筆。因為,這個問題無可避免會涉及個人的主觀感情,我得先把我個人的立場與取態講清楚,才能令我對一國的論述有合理的基礎。
 
執筆的時候,我忽然想起魯迅先生的一首名為《自題小像》的詩,覺得很適宜拿來說明人與一國之間,既主觀又客觀的關係。全詩只有四句,可以先在這裏簡介一下:
 
靈台無計逃神矢,風雨如磐暗故園。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薦軒轅。
 
這首詩寫於1903年前後,中國備受列強欺凌。魯迅本在日本學醫,發覺單靠改善中國人的體格,無助於救民於水火,遂執筆從文,希望可以喚起民智。本詩抒發的是魯迅的家國情懷,本文主要談詩的首句。
 
「靈台」是心靈的意思,「神矢」即愛神丘比特射出的箭。整句的意思是:我的心沒法逃得過愛神所射出的箭。魯迅想指出的是,他對自己國家的感情是宿命的,是神的旨意,個人是無法逃避的。尤其是眼見自己的故園「風雨如磐」。人民生活在水火之中的時候,這種愛國的感情就更加強烈。魯迅「寄意寒星(即向天禱告)」,卻沒有回應,唯有以自己的鮮血為國家作犧牲(我以我血薦軒轅)。
 
我個人極之同意,一個人的家國感情是宿命的,屬神的旨意,上天的安排,個人無可選擇。我出生在一個中國人的家庭,我天生就是一個中國人。這並非我父母的意思,因為我父母製造我出來的時候,連我是男是女也弄不清楚。按照叔本華的說法,我父母只是秉承祖先遺願,讓種族意志在個體的行為中得以實現罷了。用現代人的說法,是物種透過藏在DNA的密碼,企圖操控衍生出來的個體,必須為種族的延續,承擔責任,甚至作出犧牲。我們DNA中有甚麼樣的密碼,我控制不了,我父母也控制不了。這是靈台無計的主要原因。
 
現代人可以移民,可以轉變國籍,但這種轉變只是法律上的,不是DNA的。譬如我是華裔,這是改變不了的。二戰期間,日裔的美國人都被關進集中營。因為美國人知道日裔美國人身上仍是日本人的DNA。戰後,美國政府曾為此向日裔美國人道歉;但如果美日再次打仗,日裔美國人再次被關起來的機會依然很大,可見日裔美籍是虛的,決定你是甚麼人的,還是你自己的DNA。
 
有人說,一個自由人有權選擇自己的國籍。事實並非這樣,一個自由人只有向別國提出入籍申請的自由,並沒有必然得到入籍的自由,還是要別國肯接受才成。可見所謂轉做外國人的自由只是一廂情願,不是必然的。此之所以,魯迅先生會有「靈台無計逃神矢」的感嘆。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年12月24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