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面輸底贏 反對派贏面輸底

如果單看今次區議會選舉中所得的席位,建制派的確輸得一敗塗地。在452個席位中,給反對派拿走了388席,建制派只得59席。85.8%的席位都落入反對派的手裏。但如果改看所得的票數,建制派亦有123萬票,佔了總票數的41.8%,並沒有比一貫的6:4的基本盤少。相比2004年(2003年有23條大遊行,情況與今天相近)立法會選舉,建制派表現最差的時候,那次建制派只有36.93%的得票率,今次可謂已有一定的進步。
 
若以實際的得票量來計,今次建制派的得票更是歷史上最高,比2016年立法會選舉時得票87萬的紀錄,多了36萬票,顯示建制派在爭取支持這方面並非沒有進帳,只是在實際的得票量方面仍與反對派有距離。
 
另一方面,反對派雖然拿了167萬票,但得票率卻只有57%,比2004立法會選舉時的最高紀錄60.5%,少了3.5%,可說是退步了。
 
反對派今次能夠憑57%的得票率,拿到85.8%的議席,全因為區議會選舉行單議席單票制。理論上只要得票率過50%,而選民的申報又平均的話,要全取100%的議席也不是沒有可能。因此,反對派在這次區議會選舉中雖拿到佳績,但這並不代表在比例代表制的立法會選舉中,反對派一樣可以拿到這樣好的成績。
 
今次區議會的選舉雖然十分政治化,但區議會的實際工作卻是十分地區化與民生化的。反對派的強項是搞政治活動,要他們在區議會做繁瑣的街坊工作,他們很難長期提得起勁。所以我預期,選民很快會察覺,他們並非做區議員的適當人選。若然下一次區議會選舉不再那麼政治化,選民可能會別有選擇。反對派可不要被勝利沖昏了頭腦。
 
其實,反對派若肯實事求是的話,應該承認,他們在今次區議會選舉中的得票率(57%)實在有點差強人意。原因是今年多了39.3萬個新登記的選民,其中有48%是18至35歲的年輕人。而這批年輕人中,反對派認為起碼有八成至九成是支持他們的。如果餘下的選民仍按基本盤6:4來投票,那反對派的得票率應該高過60%才是,沒有理由不增反減,變成只有57%。如果反對派在年輕人之中的認受度真是這麼高的話,是否代表反對派在餘下者心目中,連57%的支持度也保不住,這是否反映6:4基本盤,其實正出現變化?如果真是這樣,發展下去可對反對派釀成危機。
 
值得反對派進一步關注的是:(i)投票率增加是否一定對反對派是好事?為何今次投票率升至71.2%,但反對派的得票率卻只有57%?(ii)沉默的大多數中,是否真的潛藏很多保守派?要推動多人出來投票,會否反對建制派更有利?(iii)年輕時較傾向理想主義的人,會否隨着年紀的增長,而逐漸傾向現實主義,因而愈發覺得反對派主張不切實際,因而不願再加以支持?(iv)不與勇武派割席,是否真的會嚇怕部分「和理非」的支持者,因而連累反對派?
 
此之所以,我認為反對派今次只是面贏,底子裏暴露的問題亦相當嚴重,如果不好好檢討,調整不恰當的策略,明年立法會選舉,未必可以再次予取予攜。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年11月28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