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派大獲全勝的政治含意

區議員總共有452席,反對派在今次選舉中共奪得388席,可謂大獲全勝;建制派只得59席(另有5席落入自稱沒有政治聯繫的人的手上),接近全軍覆沒。
 
這個結果,意味着在下屆立法會選舉中,反對派已在超級區議會的界別中穩操勝券;亦代表反對派可以在下屆特首選舉的選委會議席爭奪戰中,全數獲得由區議員互選產生的117席。
 
因此,建制派今次輸掉的不只是區議會,而且還會在下屆立法會的選舉中失去多數派的地位。此外,建制派在特首選委會的影響力,亦會因失去了區議會的117席,而大大被削弱。將來若是連選委會也被反對派成功翻盤,那就會出現上至特首,中至立法會,下至區議會,都落入親西方抗北京的反對派手中的情況。
 
西方對香港出現這種情況一定沾沾自喜。美國會視為中美交鋒的首仗勝利,而且勝得相當漂亮。這足以顯示,西方文明模式在香港得到更多的市民支持。此外,反對派這場勝利亦有助於特朗普在與中國作貿易談判時有更高的叫價能力。中國可能要被逼放棄某些經濟利益,以換取特朗普願意在香港問題上多點配合中國政府的需要,譬如拖延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香港人可能沒有留意,原來香港區議會的一場選舉,可能已令國家在經濟上付出不小代價。
 
至於英國,在剛開始為香港前途與中方談判時,戴卓爾夫人曾拋出以主權換治權的方案。英方同意在97年把香港主權交回中國,以換取中方授權英國在97後繼續管治香港。然而,鄧小平卻認為主權與治權是不可分割的,堅持要在97後,由中國來決定治港模式,一國兩制就是在這種形勢下提出來的。
 
英國原本的想法是,既然中國沒有管治香港這類城市的經驗,不如由英國來代管,英國當可更好地照顧中方的利益,包括政治上的利益。這些能力,過去英國在治港期間一直表現得不錯。直到中國鐵定收回香港,英國才派彭定康來香港跟中方搗蛋。
 
因此,英國人在潛意識裏是不想看到一國兩制取得成功的。查理斯王子自己透露的,在出席回歸慶典時的感受,反映的就是這種心態。要英國人放棄這個他們管了百多年的地方,他們是不甘心的。
 
回歸前,香港一直是西方世界的一個成員。美國訂立香港關係法的最主要目標,就是要把香港留在西方世界。如果把香港視作一個一般的中國城市,等同放棄香港,把香港退回給中國。這是西方不會輕易做的。
 
為了令香港在回歸後,繼續行西方的政經模式,崇尚西方的價值理念,並與西方站在同一樣的政治立場,西方必須在香港扶植親西方的力量來把持香港的管治權,以排斥來自北京的一國影響。香港反對派一直扮演的就是這樣的角色。從這個角度來看,回歸以來的香港政治鬥爭,基本上是一場香港治權的爭奪戰。西方力圖將香港留在西方世界,中方要逐步引導香港回歸母體。現在第一回合西方已經勝出,且看北京會怎樣回應。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年11月27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