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區選大敗 北京須全面檢討

執筆時,區議會選舉的點票工作雖未全部結束,但建制派大敗已是不可改變的現實。
 
我原先以為,經過勇武派的一些過激行為後,一般港人會與他們割席,並連支持勇武的反對派也一併加以抵制,不再在區選中投票支持反對派,但結果並非如是。
 
建制派過去之所以能夠在區選中佔優,其實並非因為建制派在地區有更多的支持,而是因為有部分人認為區議會的工作無關宏旨,所以沒有出來投票。這次因為社會事件,觸發人們想藉區選作政治表態,於是投票率大增,而這些新出來投票的人,反映香港的基本盤沒有大變,恐共、疑共、仇共的比例仍有六成左右。在單議席單票的區選制度下,建制派幾乎全軍覆沒。
 
面對這樣的形勢,北京有需要全面檢討回歸以來對香港所採取的政策和策略。很明顯,回歸22年來,港人對一國的接受度並沒有多少增加,尤其是在新一代年輕人中,反而出現了一股很強的離心力。在在反映中共之前對港所採取的政策並不成功。
 
現時擺在北京面前的,有兩種截然不同的選擇。一種是進攻,一種是退守。中央領導人看來至今仍舉棋未定。
 
強硬派是主張進攻的,他們把香港出問題歸結為西方在背地裏搞破壞,只要切斷這隻黑手,香港的問題就迎刃而解。但香港曾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受英國管治,西方的黑手早已滲透入社會各個環節,可以說已透骨入髓。在教育界、在傳媒行業、在司法範籌,以至各個不同的專業界別,都基本上由西方的意識形態主導。若採用強制手段設法清除西方勢力對香港的影響,那就會對一國兩制造成嚴重的破壞。西方以後就會對香港採取與對中國一樣的態度。這會導致中國沒法再利用香港的特殊地位,以補社會主義制度的某些不足。
 
因此,除非願意不顧後果,強硬路線是行不通的。以中央遲遲不願意派解放軍出來止暴制亂的選擇來推論,中共基本上已否決了強硬路線。
 
若果不打算在這一刻採取強制手段來解決香港問題,那就要作戰略退卻,並以實際的讓步去緩和一國與兩制之間的矛盾。我之前提出的,在2047年後加多50年不變的建議,就是一種戰略退卻做法。只有這樣,才能重燃香港人對未來的希望,把精力用在對新香港的規劃上,而不是把精力糾纏在已經過去的事件的對錯上。
 
中央可以先訂一些政治上的紅線,以保障一國的主權,除此之外,應以開放的態度,讓香港人一起來制訂未來香港的政制模式與自治空間。只有當香港人可以親身參與自己將來的規劃時,他們才不會去尋求外國勢力支持,並會設法擺脫外國勢力的干擾,避免被外國勢力利用。只有香港人直接參與建制工作,才能爭取更多人加入建制派,令建制派實力可加強。毛澤東把香港留給英國作殖民統治也做得出,北京要做戰略退卻不愁沒有空間。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年11月26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