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武升級就能叫中央就範嗎?

自從勇武派主宰香港這場社會運動的方向與模式後,這場運動就注定有破壞冇建設,只能以失敗告終。
 
勇武派有勇無謀,根本弄不清楚在目前的時空下,哪些是香港可以爭取得到的東西,哪些是不可能爭取得到的東西。若然不顧目標的可行性,仍然盲目地帶領民眾去爭取,結果只會徒勞無功,甚至弄巧反拙!
 
政治是屬於現實世界的,並非躲在虛擬世界幻想一下就會變現實的。以佔中為例,就是因為在制訂運動目標時,只顧理想,不顧現實的可行性,結果經過近三個多月的努力,換來只是改變不了人大8.31的決定。
 
今次由反送中所引起的社會運動,前後已進行了近半年,會有甚麼後果呢?從日前中共公布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的結果就可以看到端倪。
 
中共並沒有因勇武的行動升級而有讓步的跡象。北京並沒有責成特區政府接受「五大訴求」,而是決心要加強對香港的管治。其打算包括:(i)要完善相關機制,令憲法和基本法可以在香港得到更好的落實;(ii)完善中央對特區主要官員的任免權,以及人大對基本法的解釋權;(iii)要強化特區政府的執法力量,以維護國家安全;(iv)借發展大灣區,支持香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穩定社會;(v)加強對公職人員與青少年的國情教育。
 
值得留意的是:以前中央提落實基本法為主,少提憲法;但今次卻把憲法也拉進來,似乎想提醒香港人,有部分憲法內容對香港也是有效的。我估計,中央會要求特區政府加快對《23條》立法,並在委任香港的主要官員時,一併考慮國家安全方面的需要。
 
從中央的種種反應來看,中央完全沒有向反對派就範的跡象,反而在盡一切努力,對反對派進行反制。
 
反對派可能會說,這是中央不對,他們自己沒有錯。但政治是講現實的,沒法實現的東西,在政治上是沒有意義的。難道要人民滿足於「望梅止渴」?人民樂於看到政治領袖有長遠的、一時未能實現的理想願景,但在具體行動時就必須是可以達到的目標。不斷帶領人民去攻打攻不下的堡壘,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以五項訴求為例,其中有些是一定沒有機會實現的,所以堅持缺一不可注定不會成功。我相信最終有機會實現的只有兩項:一是林鄭下台,二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整個社會事件。
 
政治運動除了目標要正確可行外,還要看有沒有可能達至目標的手段。勇武根本不是反對派的強項,選擇用勇武手段去對付中共,本身就是一個愚昧的選擇。中共的政權是槍桿子打下來的,勇武是他們強項。我不相信憑擲磚,拉水馬堵路及破壞公共設施這類手段,就足以逼使北京就範。
 
現實是部分勇武派已經走火入魔,為了發洩一己的情緒,幹出了很多與運動的初心(價值觀)不一致的東西。這些劣行損害香港的基本利益,破壞運動的整體形象。自己不主動與這些行為劃清界線,就很難推說這些劣行是警方插贓嫁禍的。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年11月13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