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住的那間樓莫輕言賣掉

每逢我發表對樓市前景樂觀的言論,總會受到某些黃絲的質疑。先是質疑我的言論是出於自利,因為我是做地產代理的,當然要唱好後市,這樣才有機會做更多的生意;繼而質疑我這樣說是為了貶低他們的行動成果,因為他們進行了那麼多的破壞,目的是「攬炒」,若果「攬炒」是成功的話,樓價應該插水,而不是緩跌,且有機會回穩。
 
我從沒隱瞞我從事的行業,我的言論與我的身份是否有利益衝突,受眾會自行判斷;而我亦會不斷警惕自己,莫被屁股影響自己的腦袋。本來,我大可以避免論及與我有利益衝突的事情;但房地產沒有中央市場,沒有齊一的價格,站在市場前線,最能掌握市場動態的是房地產代理。有關市場的訊息,無可避免要靠房地產代理來提供。如是,我才把論市視作我的社會責任,無論哪個傳媒來問,我都不會拒絕回應,由他們自己決定是否值得報道?還是應該因人廢言?
 
至於我是否刻意貶低造反派的革命成果,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我是最早認定這場社會動盪一定會拖累樓價的人,我從佔中開始,就用實際行動減持手上的地產投資。只是市場的實際表現與我的預判不一樣,我才不得不修正我的看法,不把樓市看得太悲觀。
 
現實是,最近我身邊也有支持造反派的黃絲入市買樓,難道要把他們這種行為理解為背叛革命?為了突顯「攬炒」的成效,造反派為何不號召支持者把手上的樓宇都賣掉?這樣樓市一定崩潰。現實是罷課容易,罷工難,要人賣樓難上難。
 
賣樓涉及的利益實在太大,即使在革命情緒最高漲的時候,一旦面對賣樓的考慮,就只能從虛擬世界回歸現實。要賣樓就無法不想清楚,樓賣掉後一家人去哪裏住?租金開支會否比原先的供樓開支還要多?會否導致每月可供支配的收入反而減少,影響自己的生活質素?此外,收回一大筆現金有何出路?放在銀行收息,會否被通脹不斷侵蝕?撥作其他投資會否惹來比持有物業更大的風險?而最關鍵的考慮是:萬一賣出後樓價不跌反升,自己會否以後都與自置居所無緣?
 
現實是最近十年,我身邊有不少朋友賣了自住物業之後再也無法重新置業。他們先是發覺,賣樓收回的資金只容他買回一個質素更差的單位,繼而連一個更差的單位也買不起了,只能一世交租。
 
因此,我認為在香港這種「上車」難的地區,一旦有機會上了車,就不應輕率落車,以免以後再也沒有機會上車。倫敦與紐約等大都會的經驗是:原有的業主一旦賣了樓之後,不少都再也沒有機會買回。國際大都會的一個特色是,當地的業主也不斷走向國際化,而非本地化。
 
所以我奉勸有自置物業的香港人,無論市場出現了甚麼情況,都不要輕言把自住的那個單位也賣掉。在未找到轉車的對象前,莫輕率「落車」。在香港,最難解決的問題是住屋問題,住的問題解決後,其他生活上的問題都不難解決。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年11月12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