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辦第三次記者會的微言大義(2)

更精彩的是答問環節。

香港經濟日報記者:

「現在香港的示威抗爭活動還是在繼續,之前也有信息顯示特區政府在考慮引用緊急法來應對現在的局勢。

中央政府是否認為現在香港的局勢適用這個緊急法的處理,什麼樣的條件下適合應用緊急法,對香港社會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新聞發言人徐露穎:

『現在香港社會有討論是不是特區政府應該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來處理香港當前的局勢。

我們看到,當前香港正面臨回歸以來最為嚴峻、緊急的局面,雖然形勢出現了一些積極的變化,但是暴力活動仍然沒有停止,社會秩序和經濟民生受到了嚴重的衝擊,「一國兩制」的原則底線受到了嚴重的挑戰。

當前,壓倒一切的最重要、最急迫的任務仍然是「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我們也注意到許多團體和市民都紛紛呼籲采取更為有力的措施來止暴制亂。

比如制定禁止蒙面法等,盡快恢復社會的正常秩序。

中央全力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別行政區政府依法運用一切必要的手段止暴制亂,保障市民生命安全和各項權利,維護香港法治的尊嚴。』

要儘快恢復社會的正常秩序,制定「禁蒙面法」當然不能透過立法會審議,否則快則一年,慢則兩年,要快祗能用緊急法來制定。徐穎露沒有直接回應記者「中央政府是否認為現在香港的局勢適用這個緊急法」,但答案呼之欲出。

俄通塔斯社記者:

『示威者提出五大訴求,並強調「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幾天前24名立法會議員聯署發表公開信要求盡快重啟政改落實「雙普選」,對這些訴求中央政府是什麼態度?

對其中的撤回修例法案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中央是否可以接受?

特首拒絕這些訴求是否因受到中央的指令?』

楊光:

『在一個文明、法治的社會裏,所有的訴求都必須依法提出。

這裏必須毫不含糊地指出,兩個多月來,一些激進分子打著「五大訴求」的旗號,置全體港人的安寧生活和香港繁榮穩定的大局於不顧,肆無忌憚地實施暴力犯罪,踐踏香港的法治和社會秩序,挑戰「一國兩制」底線,嚴重損害了香港和國家的利益。

這不是在表達什麼訴求,而是赤裸裸的「政治恐嚇」、「政治要挾」。

我剛才在談話裏已經說到,他們的行為已經與修例無關,他們的矛頭指向了特區政府,他們的目的是要奪取香港的管治權,使「一國兩制」名存實亡。

反對派和一些激進分子提出了五項訴求,他們的終極訴求是實行「雙普選」。』

記者提到示威者的「五大訴求」,又提到24名泛民議員提及的「雙普選、撤回修例法案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問中央是否可以接受。

楊光表面上沒有明確回答,其實已經答了:『任何一個訴求也不會接受 (包括翌日林鄭宣佈的「撤回修理法案」)』。

楊光沒有回答「特首拒絕這些訴求是否因爲受到中央的指令」,他這樣處理,間接不否認特首最低限度受到中央的暗示。這解釋了林鄭的違命僅敢限於最溫和的「撤回修例法案」。

———— 待續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