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人

「香港有一批很奇怪的人:

 

自以為是英國人;可是卻住在香港。

 

自以為是英僑民;可有半數以上是英文盲。

 

不認自己是中國人;卻說得一口流利的家鄉話。

 

想當英國人,英國不承認。

 

想當海外英僑民;英國認為他們瘋了。

 

他們不想當中國人;中國卻把他們當同胞。

 

英國人殖民香港;他們不敢吭聲。

 

英國人利用香港搞鴉片;他們心甘情願。

 

中國人處處幫助香港人;他們卻天天在排斥。

 

他們不會吃西餐;他們不會做英國料理;

他們天天吃大米飯;

他們每天都喝中國茶;他們每個人都會做中國菜。

 

他們拜中國的神;

他們說中國的話;

他們過中國的節;

他們用中國的字;

他們的祖先全部來自中國;可是他們卻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這是什麽神奇的邏輯?

 

真是令人歎為觀止!

 

不瞭解的人一定會認為:

 

香港精神病院的病人是否全都被放出來了?

 

站在中國國土說自己是英國人?

 

為什麽又堅持不選擇離開?

 

這一批人的名字叫“廢人”!

 

十分確定的:

 

有一天他們將成為世界上的孤兒;永遠找不到自己的家。」

 

誰撰此文?香港大學深圳醫院院長及瑪麗醫院肝臟移植中心主管盧寵茂也。

 

有人說我的文風有點像魯迅,建立自己的論點和攻擊別人的破綻時,鋒利處如匕首,但行文過於冷酷、理性,得理不饒人。

 

盧寵茂是另一種境界,他用英式的幽默,將要說的故事娓娓道來;說理很溫柔,但卻將對象(暴力犯罪分子、非法示威者及一切港獨和本土派主義者)的荒謬諷刺嘲笑得入木三分,簡潔有力。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