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是相信動亂終可平息

有朋友看了我昨天的文章,覺得我對形勢的評估過度樂觀。他認為拖延時間不一定會大有轉機,認為年輕人已經進入集體歇斯底里狀態,他們認定了自己在進行「時代革命」,目的是要推翻暴政,把香港帶往一個自由民主的美好新時代。
 
他們認為自己所做的絕對不會過分。我昨天在一個電台烽煙節目中,聽到他們的意見領袖怎樣把他們的暴力合理化。他們覺得,若然為了推翻日本軍事政權,美國投原子彈落日本也可以,他們擲幾個燃燒彈有甚麼過分?
 
電台的主持人對這樣的意見竟然毫無異議,難怪年輕人聽了之後都像中了邪一樣,對使用暴力愈來愈肆無忌憚。有人把路上遇到的不同政見長者也暴打一輪;有被包圍的長者已經跪地求饒,還是被打至頭破血流,幾乎喪命。
 
這樣的行為,即使在戰爭中亦不被認可,但反對派竟然還不願意與勇武割席。其結果將會是愈來愈多市民會與運動走向這個錯誤方向割席。「即使核爆也不割席」,只是想把運動引入歧途的人的一種說法,並不代表普通市民全部都會失去理智,從此擁抱暴力。
 
社會上一定是支持「和理非」的人多。這並非是因為這種主張政治正確,而是因為只有在和理非的環境下,一般人才能免於恐懼地過生活。因此,即使年輕人沉迷在他們的虛擬世界中沒法覺醒,其他人還是會用理性作出自己的選擇。
 
一項錯誤的主張並不會因為一度有多數人支持就變成正確。我們除了可以用自己一貫信仰的價值觀對這種主張進行對錯上的判斷外,還可以從這種主張可能帶來的後果的好壞來作判斷。
 
因為我們的價值觀,亦是從歷史上種種後果上的好壞中總結出來的。後果會對錯誤的行為作出懲罰,會對正確的行為作出獎賞,我們的價值觀就是經過千萬年的後果教訓而沉澱出來的。所以我喜歡用分析後果的方式去判斷一件事情的對錯。
 
我相信,即使是同情示威者的人,亦很快會發覺,每次遊行後都進行堵塞馬路是不好的,因為它妨礙了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又為經濟活動帶來嚴重的損失。這樣的行為沒有可能不引致警方干預,堅持不撤退的話,就會造成肢體衝突,雙方都可能因此而受傷,沒有造成人命損失已算大幸。與此同時,每次衝突都有人被捕,他們的前途就會受到負面影響,其家人一定會很擔心。一場衝突之後,大量公共設施被破壞事小,香港的國際形象不知何時才能修復!
 
凡此種種都只會替香港帶來壞處,令香港人心痛,不安。因此,我不相信大多數人會贊成讓這樣的情況繼續惡化下去。這個世界,破壞容易,建設艱難;在未有一套完善的重建方案之前,沒有理由先把現有的打個稀巴爛再說,這樣做的代價太高,風險太大,不可能是大多數人的選擇。此之所以,我認為民意是會逆轉的,衝突是會平息的。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年9月25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