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美國與塔利班言和想起

曾試與年輕人討論香港的前途問題。我建議他們在追求理想的同時,亦得考慮現實的可行性,否則只會變成無休止的鬥爭,而沒法取得階段性的成果,叫被拖下水的民眾,遲早吃不消。但他們卻認為原則問題無從退讓,況且這麼多人已付出了代價,若到這一刻接受妥協,怎對得住已經作出犧牲的人?
 
我於是以美國最終也得與塔利班言和的例子來向他們解釋,甚麼叫做政治現實。
 
塔利班原意是教師,專為真主宣道的教師。他是一個阿富汗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組織,曾在阿富汗執政。911之後,美國認定它曾庇護襲擊美國的恐怖分子,說它是一個邪惡政權,為世不容,遂出兵把這個政權推翻。
 
然而,經過18年的努力,美國仍只能控制阿富汗首都喀布爾與個別大城市,廣大的鄉郊地區依舊由塔利班掌控。這種局面令塔利班有能力不斷向駐在城市的美軍發動恐怖襲擊,令美軍疲於應付,卻又沒法把塔利班徹底殲滅。
 
照道理,塔利班支持的恐怖分子,膽敢襲擊美國本土,炸毁美國地標性的建築物,殺害了這麼多的無辜美國人,與美國可謂不共戴天,美國為了出這口烏氣,理應增派精銳部隊,徹底剷除這股邪惡勢力才是。但現實是美國正打算低調撤軍,並希望塔利班肯主動配合,好讓美軍可以撤退得體面一些。為此,美國不惜邀請塔利班的代表去白宮談判。
 
美國竟作出這樣的選擇,實在有點匪夷所思。這當然不是美國心目中的理想結果,但政治不可能只講理想,不顧現實。現實是美國已在阿富汗給塔利班纏困了18年。美國自開國以來,都未打過一場費時這麼久的戰爭,長過南北戰爭,長過二次世界大戰,長過韓戰,亦長過越戰;而且勞民傷財仍沒法看到有獲勝的機會。
 
塔利班之所以這麼難纏,是因為它在阿富汗有人民的支持。美國原以為他們的那套價值觀,一定會在阿富汗受到廣泛的支持,誰知那裏的人寧要真主,不要民主;寧要神權,不要人權。美國試過用宣傳教育去推銷他們的一套,但並不成功;亦試過用武力脅逼的方式強推,亦一樣不成功。最終只好接受再拖下去也不會有好結果的現實。
 
以美國的實力,當然比香港的反對派強,美國在面對阿富汗的地方勢力時,也要面對現實;香港的年輕人在與實力遠比塔利班強的中共對抗時,難道可以不顧現實,單是講理念與原則嗎?
 
以現時年輕人手上可以匯聚的資源,以及所採用的鬥爭模式,我是沒法想像他們會有能力逼使中共把基本法的解釋權也讓給他們,並讓他們按自己理念來行他們心目中的一國兩制。這麼根本性的政治改革,不可能一步可以到位。所以鬥爭必須分階段進行,積小勝成大勝。
 
然而,反對派根本沒有考慮過現階段的鬥爭要達到甚麼具體的目標,只是叫年輕人朝着終極目標,不斷向前衝。這對年輕人公平嗎?如果反對派最終礙於現實,要像美軍一樣從阿富汗撤退,那年輕人今天的犧牲豈不是前功盡廢?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年9月20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