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議題遠水難救近火

我原先建議政府可採用先忍讓,在逼不得已時才重擊的策略;但政府似乎做得不夠徹底。以忍讓為例,我建議可在一段時間之內完全停用防暴裝備,不但停用催淚彈、橡膠子彈、水炮車,連警棍也暫停使用,以讓市民清楚看到警方並沒有使用武力。只可惜,警方肯忍讓的時間並不長,一受挑釁又作出反擊,變成一樣有把柄給反對派用來反指控警方使用暴力。
 
另一方面,警方在還擊時亦做得不夠徹底,既沒有完善的部署,又缺乏力度,結果只能驅散佔領街道的群眾,卻沒法起阻嚇作用,亦沒有把主要的滋事分子一網成擒。
 
在這種情況下,這場動亂好像會無休止地延續下去,正常的經濟活動不斷受到干擾,港人的生活質素亦嚴重受到破壞。能否迅速有效地止暴制亂,成了當前政府首先要處理好的問題。
 
面對這項當務之急,政府卻至今仍拿不定主意,還在坐以待變。我擔心拖延下去只會令問題變得更難處理。近日,我發現政府似乎有意分心去處理一些結構性的民生問題,希望這些問題處理好之後,就可以減少暴亂的原動力。
 
政府想着手處理的問題,一個是貧富懸殊問題,一個是年輕人的置業問題。這個想法不能說完全不對,減少貧富懸殊,確能令社會看來會公平合理一些,可減少人們寧願「攬炒」的情緒。另一方面,當年輕人覺得自己將來一樣有條件置業成家,就會花更多的心思在個人的生活追求上,而不會輕易變成反社會的激進派。
 
然而,這些都是香港社會存在已久的老大難問題;解決需時,遠水根本不能夠近火。以貧富懸殊為例,這根本是資本主義社會的結構性問題。當一個社會容許資本擁有者可以掌控公司的管理權與分配權的時候,資本家怎會不先讓自己分大份一些,而讓出力(包括腦力)的人分細份一些。因此,沒有一個資本主義社會不是貧富懸殊的。香港人選擇行資本主義,就只能接受有貧富懸殊;最多只能在程度上降低一點。不過,這個程度不易調校,調多了會令社會失去動力,一樣可以衍生出其他問題。
 
至於青年人的置業問題,則相對容易解決。以香港人的生產力,要負擔建築費並不難,年輕人付不起的是地價。只要政府肯收少一點地價,大部分年輕人都不會有置業上的困難。
 
我不贊成政府以代付地價明益年輕人,這會令之前用自己的能力買了樓的人覺得不公平。政府所需要做的是新設一個專為首置人士而設的獨立市場,並每年為這個市場提供足夠的土地。只要政府規定,這個市場上的單位只能賣給首次置業者自住(二手轉售亦一樣受限制),那這個市場的樓價就會受制於首置人士的購買力,不受投資因素扭曲。不過建屋需時,最快都三至五年。要止暴制亂,還得用別的方法。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年9月19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