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797)

張曉明能說責備和追究的話嗎?

 (原文發表於2015年6月30日)

 

建制派發生「等埋發叔」及內部WhatsApp外洩等連串風波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6月25日晚在中聯辦與40名建制派議員茶敘約兩小時。

據中聯辦網站刊發的新聞稿,張曉明在總結發言中,首先向今次政改中付出艱辛努力並承受許多壓力的建制派議員表示感謝和慰問,稱特首普選問題是香港回歸以來歷時最長、爭議最多、挑戰最大、難度最高的一項工作,建制派議員作為一個整體,由始至終堅定地支持人大8.31決定和政府提出的普選法案,這些事實不會因為立法會投票表決時出現「意外情況」而改變,建制派議員始終是香港正確貫徹實行「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重要建設性力量。

張曉明表示,政改工作已告一段落,香港各界普遍呼籲社會擱下政制爭拗,集中精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這是民意民心所向,也是中央政府的殷切期望。他又引用《獅子山下》的歌詞鼓勵:「我們大家用艱辛努力,寫下那不朽香江名句。」

出席的建制派議員聽了張曉明的發言後,不少人頓時放下心頭大石,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會後表示,張曉明呼籲建制派團結和向前看,內部加強溝通協調,對於表決時的「甩轆」事件完全沒有任何追究的意思;工聯會黃國健聲言,張曉明引用魯迅詩句「度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鼓勵建制派,他稱聽完後心情感到輕鬆。

大家還記得2000年12月27日在中南海接見赴京述職的董建華時,中國當時的國家主席江澤民批評香港記者「問來問去的問題都是too simple and sometimes naive」的事件嗎?

江澤民出此言是因為香港記者們屢次圍著他,喋喋不休地重複問他是否支持董特首連任,一而再,再而三,江澤民強調「中央當然支持董建華連任」,有線電視記者張寶華再追問中央這麼快表態,會否令人覺得內定或者欽點?不勝其煩之下江澤民動了火。

香港記者受了教訓,收歛了一段時間。但後來董建華施政頻頻失誤,民望低企,記者們又善忘起來,對國務院總理朱鎔基重施故技,問他是否支持董建華繼續做特首。朱鎔基被一再追問,初時但笑不語,最終則爆了一句:「我能說不支持嗎?」

唉!離場的建制派議員的庸碌無能,俱往矣。張主任此刻最重要的是穩定軍心,多所鼓勵,畢竟在2016及2017年兩場選舉還得借助他們。張主任面對的處境,和朱鎔基一樣,能說責備和追究的話嗎?

現時不責備和追究,不等於日後不責備和追究。責備和追究其實是必需的,一方面是賞罰分明,茲以服眾;另一方面是趁機撤換自己陣營內豬一樣的高層,提升隊伍的整體戰鬥力,以便更有力地對付狼一樣的對手;責備和追究不方便公開做,就暗裏做。對建制派議員的窩囊,中央內心的震怒,可以想見,基於政治現實,看來是暫且忍而不發。心情感到輕鬆的建制派議員,可能跟香港記者一樣,是「too simple and sometimes naive」。

大家可能覺得我過份責備了建制派議員,我的責備小菜一碟,還不算!且看建制陣營中著名的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劉迺強6月20日撰寫的《香港建制派議員該問責受罰》(見附文)一文。文章指出,在政改這個重大議題上,建制派議員當中有的自我投敵、有的自我透明,有25人更是沒投票也沒有發言,認為如今的建制派「已經爛到無可再爛」,辜負了支持政改的人。

文章還說,建制派的窩囊表現,並非首次,那是長期賞罰不公的後果,如果繼續姑息,更糟糕的事祇會陸續有來,建制一方如果連自己都管不好,怎能管好香港。文章最後指出,事到如今,「不見人頭落地,將不能服眾,更不能撥亂反正」、「該是整理隊伍的時候了」。

劉迺強不滿建制派表現之情躍然紙上。

 

附文

香港建制派議員該問責受罰

 

劉廼強

 

這次政改被否決是意料中事,但是誰也沒有想過會在建制派32名議員突然退席,1名自我透明,1名自動投敵,官方紀錄28票反對對8票贊成,1票棄權的窩囊透頂情況之下被否決。同樣的官方紀錄,建制派議員當中,有25人既沒投票,也從沒就這重大議案作任何發言。這裡我不能不痛心疾首的鄭重指出:我們的建制派,已經爛到無可再爛了!

我於周三晚應撐政改群眾集會邀請發言時指出,每一個立法會議員競選經費平均200多萬元,特區政府補助也是200多萬元,他們一選出,便已欠了這個社會近500萬元。之後每年的薪津又是200多萬元,四年任期市民供養每一個尊貴議員近1,000萬元。不管怎麼說,你們都得要為市民做點事情吧!

在依法落實普選這大是大非問題之上,反對派議員不顧民意否掉了我們本該到手的一張選票,我們誓要票債票償。但是另一方面,建制派同樣不顧民意,辜負了中央「祇要有百份之一的可能性,都要盡百份之百的努力」的付托,於關鍵時刻,竟然不戰而潰,我們也絕對不能原諒,要大力向他們問責,並且於下次選舉中把他們踢走。當中兩個罪魁禍首,還像個人樣的就應該引咎下台,不然的話,建制派也要果斷採取必要的行動。建制派議員的窩囊表現,已經並非首次,這完全是過去長期賞罰不公,賞罰不明的後果。如果還繼續姑息下去,更糟糕的事情還會陸續出現。建制方連自己都管不好,怎樣能管好香港?沒法弄!

這場荒謬劇發生之後,我們這邊幾乎所有的公開評論,都沒有關心過市民大眾的損失和感受,特別是愛國愛港群眾的感受。這是莫大的諷刺,你們心目中還有人民嗎?連人民都沒有了,還談什麼民主?喊什麼「2017,一定要得」?你們真是虛偽得可以。毛澤東說得好:「人民,祇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凡是脫離了人民的,人民必會拋棄他們。

大家試想一下,這年多以來,兩次超過100萬市民表態支持政改,這成績是怎樣得回來的?是數以千計愛國愛港義工一個一個的爭取回來的,這裡沒有出現過醜聞,反對派從來不敢說他們拿了誰的錢做事。不信,你自己去擺一天街站看看。日曬雨淋,這麼辛苦的散活,你試登招聘廣告看看有沒有人會來?

更加感人的是自發的網民組織,他們人數雖然不多,但是愛國愛港的熱情撲面,我做了不完全的統計,近月來平均每周出動超過四次街頭活動,敢與反對派近距離對恃,大力宣傳政改。他們不但無名無利,得不到建制的認可和認同,事實上還要自掏腰包參與,出事沒有什麼律師團的支援,判罰也由網友科款付。今天的社會輿論,許多時就祇靠這幾支義軍去平衡,不然就會一面倒祇報導反對派的活動。

這些熱心的群眾圖的是什麼?很單純的就是出於愛國愛港,祇要國家強盛,人民安居樂業,他們就很滿足。純粹就是付出,絲毫不問世俗的收獲。恰恰就是這些熱心的愛國愛港群眾,感染了很多香港市民,打破了沈默的旋渦,敢於站出來發聲。周三晚上,我在政總現場就碰到很多支持政改的市民,在一個30多度高溫的晚上,努力擠到我們大台面前,喊兩句口號之後,魚貫離開。很明顯,這些都不是有組織的群眾,是自發的市民,他們想參與普選產生這歷史時刻。

這們這班拿高薪厚祿的「尊貴」議員們,坐在冷氣間裡打一份好工,你們對得起這些群眾嗎?你們今天絕對不能理解的臭表現,他們會有什麼感受?我告訴你,他們首先是憤怒,之後是氣餒,他們又一次被你們這些狗政客騙了、賣了。但是你們能把這些熱情和忠實的支持者賣多少次?他們還會幫你們助選拉票嗎?影響所及,你們的鐵票都會不出來投票。我可以向你們保證,要是你們還不長進,不用很久,你們都會不再是議員,不再「尊貴」,自己謀生吧!

與之相比,反對派議員大可聲稱「成功否決假普選」,不但可以鞏固現有票源,還更有可能吸引更多的年青「首投族」的票。建制派的窩囊,結果就幫助了反對派的坐大,最終改變了香港的政治生態,後果嚴重。

「懲前毖後,治病救人。」事已至此,不見人頭落地,將不能服眾,更不能撥亂反正。政改如今告一段落,梁振英承諾將把精力放在「發展經濟,惠及民生的舉措」,方向正確,用心良苦。但是被夾在狼的敵人和豬的朋友中間,行嗎?該是整理隊伍的時候了。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