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桿子出政權,張建宗不知輕重(2)

在警隊眼中,元朗西鐵站及街頭的傷者大多是在別的地方參與某些暴力活動的示威者,而張建宗口中的「市民」,部份亦是這些示威者。暴力示威者近50天令警隊疲於奔命、飽受生命威脅及「被肆意辱罵、衝擊、網路欺凌、騷擾、甚至家人亦遭侮辱恐嚇」,眼見自己的大老闆「在未作調查前,及完全不了解警隊運作的情況下」,為了討好以示威者為主的「市民」,便向公眾妄自批評警隊處理失當,怎教警隊不委屈萬分及怒火中燒?!

張建宗為了討好「市民」,不惜與被攻擊為過份使用武力的警隊割裂早有前科。政務司司長張建宗6月13日接受NOW新聞台訪問時表示,將金鐘衝突定性為暴動及開槍發射橡膠彈,是警方按守則及現場情況決定,是當時情況下的最低武力。張建宗又說, 反修例的示威演變成衝突,流血收場,政府高層沒有參與。
張建宗表面上維護警方,說金鐘流血衝突中,警隊面對暴動下,開槍發射橡膠彈是當時情況下的最低武力,但另一方面又說「將金鐘騷亂定性為暴動及開槍,是警方按現場情況決定,港府高層沒有參與」,巧妙地與警隊劃清界線,卸開一切責任。在警隊眼中,自己為政府賣命,老闆不撐自己及承擔責任之餘,還將責任卸給警隊,怎教他們不反感萬分?!
他們期望張建宗有擔當地說:「那是暴動,我支持警隊嚴正執法,平息暴動,開槍發射橡膠彈是當時情況下的最低武力。」
新仇舊恨之下,另一警務人員組織警察員佐級協會同日深夜發表公開信批評,張建宗作為政府領導官員發表不負責任的言論,抹煞警務人員在這件政治事件上的努力、付出、委屈及犧牲,他在未作出調查前,及完全不了解警隊運作的情況下,向公眾妄自作出斷定警隊對錯的做法,員佐級協會給予最嚴厲的譴責。
公開信又指出,「張司長既然能代表政府道歉、代表警隊道歉,那表示張司長認為警隊的執法做錯了。那請張司長下達一道命令,指示警隊明天如何應付,指示警隊以後怎樣執法。如果張司長能帶領香港走出這困局,我代員佐級協會的二萬五千名會員向你『致謝』;相反,如果張司長做不到,是否要向警隊公開道歉?作為政務司司長管理香港致如斯境地,我們是否要代表張司長公開道歉敬請明示!」
公開信強調,「為了香港福祉,敬請在位人士認真考慮是否有能力帶領公務員,若能力不足,退位讓賢對公務員及香港市民均是好事。香港警察只會為法治而戰!」。
員佐級協會罵的鏗鏘有力!
6月15日,林鄭宣佈暫緩修例;6月26日林鄭道歉;7月1 日林鄭承諾汲取教訓、改變施政風格,未來施政會更加貼近民心、民情、民意,回應市民所思、所想、所求;7月4日,林鄭宣佈修例「壽終正寢」。這段期間以來,林鄭、張建宗及整個管治班子都完全放棄了對香港的管治,放棄了對警隊的領導,任由暴動分子為所欲為,無法無天,香港的法治蕩然無存,市民的生命財產飽受威脅。在這情況下,警隊不敢強硬打擊暴動,祇是軟手軟腳、戰戰兢兢地執法,以免動輒得咎。
在目前社會空前撕裂,秩序全失及兵荒馬亂之際,擁有35,486名人員(其中30,886名為紀律人員)的警隊是保護特區政府及維護香港治安的最重要力量,特區政府領導人倚重唯恐不及,輕率地卸責及打擊警隊士氣及喪失警隊對他們的信任和忠誠,是極其不明智之舉。
我常批評香港的為政者不諳歷史和哲學,以致管治能力不高,連「槍桿子出政權」這個簡單的道理也不懂,張司長看來真的該向警隊道歉,甚至退位讓賢。

~ 完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