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問題源自中國問題

回歸前,鄧小平在安撫香港人的時候曾表示,如果五十年都可以不變,五十年後更加不用變。給人的印象是中國透過改革開放會變得愈來愈接近香港,將來生活在中國與生活在香港將不會有太大的分別,那香港人自然不用擔心香港會成為大陸其中一個城市,要過大陸人一樣的生活。
 
正正由於香港人對此有期望,所以香港的回歸十分順利,大部分人都留下來,繼續在香港生活與打拼。
 
然而,這些日子以來,中國的經濟雖然突飛猛進,而人民的物質生活亦在不斷與香港拉近;只可惜,中國在政治改革上卻長期停滯不前,甚至出現倒退迹象。這是令香港人最為擔憂的。
 
對老一代曾經嘗過文革滋味的人來說,現在內地的經濟環境已經不錯,個人的自由度亦大有提高。所以有人覺得這已非常難得,應該十分慶幸,以致不敢對中共有過多的奢求。
 
但對於那未經歷過文革時代的香港年輕一代來說,他們無從拿今天的情況與最壞的年代相比。他們只能橫向與他們熟悉的先進西方國家相比。他們很自然會覺得,生活在一個有民主選舉的社會,個人的人生保障與自由空間都會比生活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大。他們很擔心,將來香港人要過大陸人一樣的生活。
 
他們覺得,只有透過民主選舉,才能真正令一個政府成為“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他們不想在一個共產黨領導一切的社會裏生活,他們沒法接受執政黨永遠正確的,不容人民質疑的,可置人民訴求於不顧的。這是導致香港民心背向的主要原因。
 
中共及其支持者,雖然不斷解釋,中國的特殊時空環境,其實並不適合民主憲政,若不顧現實去強行,只會令社會矛盾激化,人民撕裂,甚至爆發內戰。但年輕人卻覺得,無論中國怎樣大,人口怎樣多,發展怎樣不平衡,都只能把一黨專政看成是某一種特殊環境的產物,而不應該把一黨專政正常化,合理化,永久化。
 
若然中共只是把一黨專政定性為某種過渡期的管治模式,香港人尚可以接受;但現實卻是,中共把民主理念視作洪水猛獸,把追求民主理想的維權人士視作政治上的敵人,非要嚴加防範,殘酷打擊不可。這就無法不令香港人望而生畏,非奮起反抗不可。這是造成港人在回歸後離心力日增的主要原因。
 
要改變這種現象,單是香港這邊做工夫的作用不大,就算換了特首,修改了基本法,也只能令餘下的28年過渡期好過些,之後仍得面對一個相當部分港人沒法接受的中共政權。在這種情況下,香港的離心力只會有增無減,最終會與中共產生碰撞。
 
相反,若果中共在取態上日益開明,並承諾會不斷進行內部改革,先在黨內推行民主,建立一套符合公義的黨內決策程序,然後把民主從黨內擴散至社會層面,最終還政於民。若是中共真是願意這樣做的話,不但香港的離心力會減少,連美國對中國的制約也會出師無名,失道寡助。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年7月15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