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港獨及本土派頭頭及其支持者正一步一步走上共叔段的末路(2)

反對派藉著反修訂《逃犯條例》統一了內部矛盾及匯聚了教育、教會(主要是基督教及天主教)、法律及商界四大界別的偏黃力量,發起幾次規模空前的大型示威遊行,特別是6月9日及6月16日兩次,撇除水份,人數之眾,應該亦在2003年那次反23條的大遊行之上。在大遊行加上暴力衝擊威攝特首林鄭、管治班子及一眾建制派頭頭後,反對派得勢不饒人,還要擴大勝利成果,事先張揚要舉行下列大遊行:

7月13日,光復上水
踢走水貨客藥房。

7月14日,沙田區大遊行。
踢走鄉議會

7月21日,將軍澳。
踢走TVB

7月28日,光復尖沙咀
踢走名店大陸客。

8月4日,光復香港(油尖旺)红燈區,大家吾叫大陸雞。

8月11日,光復紅磡土瓜湾,踢走大陸旅行團。

8月18日,光復迪士尼

踢走大媽自由行。

8月25日光復粉嶺踢走黑警。

9月1日光復和合石踢走墳埸。

9月21日衝擊黑警學院,破壞黑警畢業典礼。

不用說,這些大遊行最終都帶來暴亂和腥風血雨,影響社會秩序,昨天沙田反修例遊行便演變成近期最激烈的警民大混戰!逾千名示威者,昨午在沙田大遊行結束後,佔據鄉事會路等主要幹道,警方調動大量防暴警布防之際,示威者有組織性地收集物資武器,包括地磚及不明粉末,其間多次與警爆發衝突,雙方激戰逾五個小時,由街頭打入新城市廣場,示威者行動比前日更激烈,除向警員擲磚撒粉外,多次圍攻落單的警員,有警員被數十人傘插腳踢險死,亦有警員被人用口咬或硬物夾斷手指,警方其後逐層清場,共拘捕三十七男女示威者,至少十一名警員受傷送院。

春秋時代,鄭武公娶妻武姜,生了莊公和共叔段。莊公是倒生的,嚇驚了姜氏,所以取名為寤生,武姜從此就厭惡他,而喜歡共叔段,要立共叔段為太子,屢次向武公請求,武公不允許。

等到莊公繼承了君位,武姜又替共叔段請求把「制」這個地方封給他。莊公說:『「制」是個險要的地方,虢叔曾死在這裏。別的地方,你的吩咐我都可以照辦。』武姜於是請求把京城這個地方給他,莊公就讓共叔段住在那裏,叫他京城太叔。

大夫祭仲對莊公說:「都邑的城牆,周圍超過300丈,就會成為國家的禍害。先王的制度,大都邑不超過國都的三分之一,中都邑不超過五分之一,小都邑不超過九分之一。現在京城不合規定,這不是先王的制度,您將來會控制不了的,」莊公說:「母后要這樣,怎能避過禍害呢?」祭仲回答說:「武姜哪有滿足的時候!不如趁早給他另外安排個地方,不要讓他的勢力蔓延開去。蔓延開去,就難對付了,蔓延的野草還不能鏟除掉,何況是您驕寵的弟弟呢!」莊公說:「多做不義的事,一定會自取滅亡的(多行不義必自斃),您且等著吧。」

不久,太叔命令西部和北部的邊邑同時也聽他的命令。大夫公子呂說:「一個國家不能忍受這種兩屬的情況啊,您打算怎麼辦?如果要讓位給太叔,那就請您允許我去侍奉他,如果不給,那就請除掉他,不要使老百姓二心。」莊公說:「用不著,他會自取禍殃的。」

太叔進而收取這些兩屬的地方作為自己的封邑,一直擴展到廩延。公子呂再諫莊公道:「可以動手了。否則,土地擴大了,他就會得到很多人。」莊公說:「沒有正義,就不能團結人。土地越廣大,越走向崩潰。」

太叔加固城廓,積聚糧草,修造武器,充實步兵車兵,將要偷襲鄭國都城,姜武也準備打開城門做內應。莊公探知他們約定動手的日期,說:「可以了。」命令公子呂率領200輛戰車去攻打京城。京城的人起來反對共叔段,共叔段逃進鄢城,莊公又追到鄢地攻打他。5月23日,共叔段逃奔到共國。

共叔段利令智昏、狂妄愚蠢,最終大失民心,鄭莊公出師有名,輕易將他趕盡殺絕而不留污名。

反對派頭頭(和他們背後的外國勢力)、他們的支持者和縱容者對大鬧天宮可能感到十分痛快,但他們可能不知道,不斷亂港、損港,是不斷多行不義。他們逐漸已變成現代的共叔段(太叔)。

~ 待續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