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對李光耀的忠告 反應不一

昨文談到李光耀給港人的忠告。他勸港人別妄想在香港建立一套西方式的民主政制,還以為可以以此作為中國政制的典範,這是中共絕不會容許的。香港人若是堅持走這條路,只會徒勞無功,並為自己帶來傷害。李光耀認為:中共之所以願意讓香港行一國兩制,是因為香港對中國有經濟的貢獻,若是香港沒有能力為中國提供經濟上的貢獻,反成了中共政治上的威脅,香港的現狀就很難保得住。
 
李光耀的忠告,對年長一輩的港人很受用。他們在英殖制度下生活過,習慣了莫談政事的生活,深知一涉足政事,麻煩會接踵而來。所以他們選擇把精力重點放在改善自己的經濟狀況上,好讓自己在生活上有更多的選擇。他們並不覺得放棄某些政治權利對他們會帶來甚麼損失。他們來香港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要逃避大陸的泛政治化。
 
香港的年長一輩生於憂患,知道有今天這樣的生活並非必然的,他們捱過比今天的年輕人更感到無奈的日子。因此,他們對今天已有的十分珍惜,不想看到現有的建制輕易被破壞。他們甚至覺得,北京應該一早行李光耀的一套,收緊意識形態上的控制,以免年輕人走上追求烏托邦的「邪路」。
 
不過,香港的年輕人卻有不一樣的想法。他們的生活大體上不用憂柴憂米,有條件去追求生活中更高層次的東西,所以他們的追求會較為理想化。他們平時在學校,在傳媒上接觸的,是一系列高大上的理念—自由、民主、人權、公義、博愛、平等、環保……自小就耳濡目染之下,很自然就覺得這些是每個人應有的權利,加上基本法亦沒有否定這些普世價值,並且還對其中相當大的部分予以肯定,承諾會在回歸後逐步落實。因此,當年輕人發現他們的政治權利依然與理想有距離時,就不時找機會表達不滿。當他們覺得自己的訴求被當權者束置高閣時,終於爆發了今次反《逃犯條例》大遊行,以及之後的一連串社會騷亂。
 
香港的年輕人並沒有像他們的長輩那樣,把前文所說的一系列普世價值視作人生的奢侈品,而是視作人生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因此,若在這個時候向年輕人介紹李光耀對港人的忠告,年輕人一定嗤之以鼻。他們會把認同李光耀看法的人視作出賣港人利益。李光耀的看法他們是誓死也不肯接受的。
 
今次反《逃犯條件》大行動,已把年輕人的決志充分反映出來。我不排除有外國政治勢力在背後煽風點火;但煽風點火能夠起這麼大的作用,就不能沒有年輕人自己的思想感情作基礎。北京切莫因找到外國干預的蛛絲馬跡,就忽略了對年輕人思想感情的關注;若然繼續把年輕人的訴求置諸不理,遲早會爆發更大的危機。
 
​​​​​​​政府似乎已作出了選擇,就是不採取暴力鎮壓的手段去解決這類社會問題,剩下來可以做的,莫如把反對派也拉進來,一起去面對香港的路今後該怎樣走下去的問題。這樣才可以逼他們面對現實,提出實際可行的方案,而不是只曉得反對。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年7月8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