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應參考李光耀的做法嗎?

叫香港參考李光耀在新加坡的做法,一定不受歡迎。但在現實世界,若只是做迎合多數人歡迎的事,最後的結果並不一定會好。英國為此選擇了脫歐,折騰了3年,至今仍未完成脫歐,更不要說成功化解脫歐後的負面影響。英國的國勢可能進一步走弱,之後的幾代英國人都可能要為此而付出代價。
 
香港在97年回歸的時候,北京為了順利過渡,設計一國兩制草議基本法文本時,盡量迎合香港人的需要,承諾了太多自己做不到,而且不是太想做的事情。結果令港人與世界都對香港的未來,產生了很多不切實際的期盼;亦導致社會今天的失望與怨憤。
 
李光耀在建國之初就向國民及世界都清楚講明:西方的民主不適合新加坡,他一定不會在新加坡行這一套。因為新加坡被馬來西亞與印尼所包圍,卻有不一致的訴求,處境非常複雜,若果行西方式的民主,只會令社會更加分化,沒法集中力量去發展經濟,改善民生。
 
為了有效地推行這套想法,他嚴格管控新加坡的傳媒,只許他們宣揚國策,不許他們有任何異議。即使是西方來的傳媒,若是不順從他的指引,他亦會勒令停刊,絕不姑息。此外,他對反對派絕不客氣,會用盡手段要反對他的人在新加坡沒地方住、沒工作做,若果還不離開新加坡,他就叫他失蹤。
 
面對西方的批評,他一概置諸不理,一切以新加坡的長遠利益為依歸,西方亦沒他奈何。有些西方領袖還私下稱讚他的洞察力,並願意在重大問題上參考他的意見。
 
李光耀在回歸前後曾多次來過香港,他給香港人的意見是:不要妄想在香港建立一個西方式的民主政制,還以為可以拿來給中國做典範;北京當局是絕對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香港人若是堅持這樣做,只會徒勞無功,甚至可能鑄成大錯。他認為:北京肯讓香港有一國兩制,是因為香港的經濟價值。香港的未來在乎香港在經濟上能對中國有多大的貢獻。
 
他這套言論當然引起香港的民主派強烈反彈,所以當李光耀來香港大學出席活動時,常受到激進學生的圍攻,校園裡更掛了很多反對他的標語。但他全不當一回事,在彭定康面前也全不退讓,把彭定康噴了一面屁。
 
然而,北京政府卻沒有李光耀那麼實事求是,沒有老老實實告訴香港人,北京能給香港人的,只是一套有中國特色的指導式民主,由中國共產黨在背後拉線,而不是以個人意願為依歸的,一人一票的西方民主。
 
北京能夠對普選作出字面上的承諾,當然有利於第一階段的順利回歸。這樣可以避免了在草擬基本法時的很多爭拗,亦打消了一部分人的移民意願;可是這亦令不少人對未來有不切實際的期盼。反對派就是藉著這個基礎,令香港的年輕人都以追求民主作為自己的終身事業。這樣發展下去,最終必然會與北京產生全面的衝突。為了避免這場衝突,雙方都必須重新檢討自己的定位。否則即便可以坐下來磋商,也不可能談得出結果。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年7月5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