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派短中期會取得一場戰役勝利,但長期而言他們會喪失整個戰爭

過去一年,由於頻頻需要到國內公幹及開會,一個月總有20天在國內跑,回港後又十分公私兩忙,忙碌程度前所未有。以本月為例,由6月10日起至到月底,我祇有6月22日(星期六)及6月23日(星期日)在香港,其他的日子,不是旅行,就是到國內公幹。

6月22日凌晨從天津返港,本以為有空做一些在公幹或旅遊期間沒空做的事,特別是撰本專欄的文章,過去兩三個月是多事之秋,光是中美貿易戰之爭,及最近幾次反修改「逃犯條例」的示威大遊行,誰知一回來,百廢待舉,要處理的要事,堆積如山,那些要事因此至今幾乎未處理。

現在日本旅遊七天,緊湊的旅途中,偶接網友一則信息,大罵醫護界偏黃的選委們為發動市民參與大遊行,開脫泛民在大示威中的暴力行動及抹黑警隊,不惜不擇手段,大搞誤導:

「拜託!醫護界的選委們,請先做好你們的專業吧!

原來香港法例第232章警隊條例第50條己經賦予警方搜證和拘捕醫院裡的可疑求診者。而私隱專員公署亦已澄清私隱條例對警方查案是有括免的。

好心不要再誤導香港市民喇!免得令更多市民(對特首、特區政府及中央的)反感!」

儘管在旅遊巴上,不禁奮筆疾書回應:

「完全同意。我不管別人怎看,個人認為最近幾次大遊行及其衍生的行動,是回歸以來最大的暴動。而策劃及製造這次大暴動者,是勾結外國勢力的泛民及本土派頭頭,他們靠的就是一招誤導。

可悲的是香港太多人頭腦簡單,缺乏獨立思考能力,很容易被人誤導;更可悲的是,由特首、高官以至議會殿堂內的建制派立法會議員,面對幾十萬至100萬遊行示威者(80%是20歲左右自幼被泛民教師洗腦的青少年人),頓時嚇得不敢擇善固執而幾乎徹底跪下。

這次大暴動表面上是衝著特首,叫她撤銷修改逃犯條例及下台,但骨子裏是沖著中央。無論怎樣優化逃犯條例,泛民本土派頭頭及他們的支持者(當然包括他們背後的外國勢力)是不會滿意的。“反送中”背後是徹底對中央及中國政府徹底的不信任。平心而論,回歸以來中央是厚待香港人的,泛民、本土派、其支持者及附和他們今次行動的糊塗蟲這種深度(幾近來自DNA)不信任,肯定同時引起中央深度的失望和同樣有過之而無不及的不信任。

如果泛民、本土派頭頭及其支持者不知見好就收,令暴動進一步惡化,不排除中央最終會強硬出手。

泛民及本土派中短期可能贏了一場戰役,但長期來說他們會輸了整個戰爭。

可以預期,中央日後對香港的政策會越來越緊而不是相反,香港人日後因而不會有好日子過。在這個意義上,泛民及本土派是累死了全體香港人,他們是千古罪人。

一言難盡,稍後再談。」

長期讀者會發覺,在這個回應中,不少地方我沒有如常地羅列理據以支持我的論點。7月我應該沒有國內和外地的公幹和旅遊,處理香港積壓的公私事務之餘,應該有較多空餘時間撰文,屆時希望補回各種理據。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