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779)

巴爾幹半島之旅拾趣(3)

 (原文發表於2015年5月30日)

鐵托夫婦墓

鐵托墓在貝爾格萊德城南的德迪涅山上,離城中心半小時車程。所在位置是原來的總統府,叫做花宮。花宮的門在半山腰上,很小,而且沒有任何提示或題字之類,如此的朴素,也許正符合鐵托本人的意願。

整個陵園由墓地與陳列室組成,進門不遠處便是鐵托墓。正前方則是沿山坡一大片綠茵茵的草坪。草坪上立著不少青銅雕像,最前面的是鐵托,他身後不遠的白樺叢中立著游擊隊員和背負傷員的塞爾維亞百姓羣雕。陳列室裏陳列著前南斯拉夫各族人民和各國政府贈送給鐵托的禮物,其中一架鐵皮鼓似的六弦琴,是一位在戰爭中失去手指的將士用股腕制作而成的。鐵托墓是一座20米長15米寬的玻璃房,原來是鐵托辦公之餘常去的花房,他酷愛養花,格外喜歡這個花房,希望死後一切從簡,讓花叢為伴。遵照他的生前願望,人們沒有為他專門修建陵墓,而是將他經常光顧的花房改建成長眠之地。

花房簡單而樸素,墓兩旁是綠色植物和花草,中間頂棚是玻璃房拱起,長長的白色灰紋大理石地面盡頭,是一座同色大理石砌成的長方形陵墓,沒有任何裝飾,沒有任何評價,陵墓上鑲有三行鎦金大字:「約西普.布羅茲.鐵托,1892-1980」。鐵托夫人約婉卡比鐵托小32歲,2013年辭世,陵墓安置在鐵托墓旁邊。


鐵托展覽館


陵墓入口


鐵托陵墓


約婉卡陵墓

 

陵墓內外

鐵托銅像

約婉卡是鐵托的第三任妻子,鐵托死後不到三個月,約婉卡就被勒令搬出與鐵托長期居住的烏日策大街。約婉卡自此就「不像一個活人似的活着」。

約婉卡沒有兒女、沒有收入,靠好心人救濟活着。有西方記者描述,在貝爾格萊德郊外,一棟年久失修的別墅靜靜矗立在街角,肆意生長的常青藤幾乎掩蓋了它的入口,露台和支柱搖搖欲墜。一位戴眼鏡的黑髮女人從窗簾縫隙中小心窺探外面的世界,她就是鐵托的遺孀約婉卡.布羅茲。這裏沒有暖氣和熱水,約婉卡在無處不在的寒冷、潮濕中生活了20多年,夏天房屋漏水,來人先要排乾積水,否則無處落腳。約婉卡很少與外人見面,每周有人把所需要的食物及生活用品送至家中,對於打進來的電話,約婉卡基本不去接聽,偶而她也會給為數不多在貝市生活的親戚或是朋友打個電話,獨自一人與世隔絕般地在小樓中生活。

當年,約婉卡頭頂「不結盟運動第一夫人」的桂冠,是何等輝煌風光!兩年前,她在冷寂病痛中死去。

看著兩個陵墓,想到鐵托當年的叱吒風雲及約婉卡晚年生活的潦倒淒慘,不禁有點唏噓。

2006年的約婉卡 (圖片來源:中新網)

墓碑的一側,有兩間屋子,一間布置成鐵托辦公室的樣子,另一間全部是中國明清家具。另一側的房間裏,陳列的全部是火炬,那是每年鐵托生日時前南斯拉夫人民送給鐵托的禮物。火炬的材質和造型完全不同,都出自能工巧匠之手,以火炬接力的形式傳遞到鐵托手上,最後將火炬交給他的人,一般都是火炬的設計者或製造者。這樣的火炬傳遞節目,成為過去那個年代的傳統,一直延續到鐵托去世6年後的1986年。

– 待續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