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759)

內耗實在應該叫停了

 (原文發表於2015年4月2日)

對於愈演愈烈、暴力行徑不斷升級的反水貨客及反自由行的示威,我不諱言十分反感,我主張:

「面對這樣的亂局,特區政府不可以心慈手軟,應該重手平亂,將暴徒第一時間拘控,繩之以重法(重刑法例),施之以重刑。如果現時沒有適當重法,應火速建立該等重法,好讓警方可以有法可依,依法執法。

亂局如果再婆婆媽媽,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違法暴力所做成的各種損害有機會一發不可收拾,悔之已晚。

作為普通市民,地方有難,匹夫有責,我們都應義無反顧、公開及一致地要求及支持政府重典治亂!」

 

個別讀者覺得我的主張過激。

對於泛民議員,我亦愈來愈反感,個人覺得:

「香港的落後,主要是因為泛民政黨及立法會議員幾乎甚麼都政治化,逢中必反,阻撓政府合理地施政,更阻撓中港經濟的順利融合,最終導致香港經濟的嚴重邊緣化和退步滯後。

我原本亦贊成保留泛民在議會的反對派角色,甚至不介意讓他們在議會擁有否決權,以便作出對當權派的適當制衡。但回歸十多年來,泛民在議會不斷濫用了反對派角色的力量,特別是濫用了自己的關鍵性否決權,他們反對派應有的積極和正面作用已走向反面,既然如此,不如請他們離開議會。在這個意義上,梁振英想將泛民議員趕出議會是正確的。」

個別讀者覺得我的看法過於親建制。

「到油麻地吳松街吃碗粥,時近正午,平時這裏有不少自由行遊客往來,但現在一個也見不到;粥店裏亦是,冷冷清清,老闆和女員工在閒聊。很明顯,反水貨、罵遊客的惡果逐步顯現了,老闆慨嘆,今年生意比較去年同期,跌了二至三成。

趕客容易招客難,羞辱遊客者一踢一罵的形象上報,踢掉了多少生意?他們哪會考慮到,招來最大損失的不是遊客,而是本港的經濟和形象。這群人真的不可理喻,香港不知還會為他們付出多大代價?

更大的內耗當然來自政治。……社會不斷對立內耗是條不歸路,各方都該反省叫停了,台灣是前車之鑑──近日龍應台來港,與她飯聚,她告訴我,台灣立委會積壓的法案超逾3,000宗;相對而言,香港還祇是起步;大家真要像台灣那樣走下去嗎?」

 

大家猜估一下,上述節錄文章是誰寫的?是素有泛民傾向及知名的食評家和專欄作家劉建威先生也。

 

溫和泛民的劉先生對於內耗的看法竟然如此,我的主張未必真箇過激及過份親建制呢!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