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三子,醫學界保護主義

佔中三子,刑期過短

「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等9人,本月初被裁定在佔領運動煽動惑公眾妨擾等大部分罪名成立,其中四人被判即時入獄,戴耀廷和陳健民被判囚16個月,邵家臻與黃浩銘各被判監8個月。朱耀明、鍾耀華、張秀賢及李永達分別獲判緩刑或社會服務令。剩下的陳淑莊因須緊急接受腦部手術,法官同意將押案後至6月10日宣判

審理此案的法官陳仲衡在判詞批評,九名被告犯案時只顧及自己的政治抱負,尋求實現行政長官普選,卻罔顧平民百姓需使用被堵塞的道路上班工作維生,他們所展示的「犧牲」是扭曲的,因他們犧牲的代價,要由普通市民共同承擔。當被告準備犯法和接受法律裁判制裁,甚至被起訴都符合他們的預期,佔領運動造成的過分損害和不便,卻要由其他人承受。佔領運動對很多市民造成極度不變和痛苦。

 

醫學界彰顥極度保護主義

星島日報社論在4月23日評論說:

負責醫生註冊的醫委會本月8日將再開會,討論放寬外來專科醫生實習期的要求,因上次會議將四個方案全部否決,令全城嘩然,公眾不滿之聲四起,逼使醫委會要開會再投票。醫學會 4月20日 提出「第五方案」,將寬免實習與服務於不同機構的年期捆綁,於考取執業試後,須在相關機構工作一年半、三年或四年,此議隨即受到兩大學醫學院及衛生署強烈反對,再掀起論戰。

海外專科醫生來港工作,縱使考執業試及格,仍須實習半年,這安排一直受到批評,認為他們已具專科資歷及經驗,更通過了考試,沒理由要像新畢業醫生般實習,令人相信設這關卡的真正目的,是令欲來港的海外專科醫生卻步。

醫學會提出的新方案,是讓海外專科醫生可用在港工作的年期,抵銷實習時間,表面上是一個寬免安排,但細看其內容,海外專科醫生須與機構「綁死」一段長時間,門檻仍然頗高;此外,方案將海外專科醫生分為三類,服務於醫管局的,考試後工作一年半就可免實習,而在大學醫學院和衛生署任職者,則要工作三年至四年,被形容為比其他方案更「辣」。

從海外專科醫生的角度,取得專科資格已要過關斬將,還須考香港的執業試,及格後又要受服務年期限制,來港的積極性自然大打折扣,正如一位資深醫學界人士所言:「又要專科,又要考試,有幾多海外醫生會嚟呀?」

醫學會成員給一些醫生提出這樣那樣的規限,振振有詞說要保持香港醫療服務質素,但曾任醫委會主席的麥烈菲菲卻看穿了其真正用意,就是藉此維護醫生的既有利益,她甚至毫不含糊地直指部分人是「極度保護主義者」。她因而認為大大降低門檻,定出最寬鬆的限制,在香港可以增加醫生人數。

香港醫生收費(特別是手術費)、律師及大律師的專業服務費(特別是知名大狀的訟費),以及會計師審計費,都是環球數一數二的;香港樓價全球第一,部分原因就是建築費高,紮鐵工人日薪要二千多元;教師質素普遍不高,但教聯及教協為保護其下教師的鐵飯碗,堅持反對輸入外地高質薪平的教師;飲食業工作多有厭惡性,長期人手不足,但有關公會及立法會的政客誓死反對輸入外勞。

勞動力極度不足,不管是專業還是非專業,最佳解決辦法就是輸入外勞,這樣最利於香港的經濟發展,最符合香港的公眾,現時為了行業的利益,不惜將公眾利益置諸腦後,將香港的經濟發展擱在一旁,有道理嗎?!

任何高官政客,不能「自省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 都應該鳴鼓而攻之,可以用選票的,就用選票攆走他們。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