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寬銀行借貸銀行才願加息

美國聯儲決定再加息1/4厘,估計香港的大銀行只會跟半步,僅加息1/8厘。如果不是套息活動會令港匯有壓力的話,銀行可能連1/8厘也不想加。
 
本來,港美之間有聯繫匯率,港息應緊貼美息才是;然而,之前美國加息七次,香港一次也沒有跟,到最近兩次才每次跟半步。為甚麼會這樣呢?
 
原因是香港的銀行體系資金充裕,但貸款的需求卻受到政府政策的遏抑,以至大銀行沒法充分利用大量的存款,放貸出去賺息差。若是在這種情況下跟隨美國加息的話,銀行一定會得不償失——加息後,銀行要支付給存戶的利息支出會增加;另一方面,加息會令借貸成本增加,導至資金更難放貸出去。
 
要改變銀行現時這樣的取態,最佳的做法莫如為銀行的資金開拓多一點的出路。其中最快可以生效的方式,莫如放寬銀行在房屋按揭上的諸多限制,包括按揭上限,與壓力測試等。因為樓宇按揭是銀行最喜歡做的按揭生意。它的壞帳率低,收入穩定又持久,貸款者大部分都會準時供樓,管理成本不高。若然政府願意開放原有的關卡,讓銀行做多一些這類貸款生意,那銀行或許會更願意跟隨美聯儲局一起提高利率。這樣才可以減少套息活動,減少聯繫匯率的壓力。
 
有人擔心,這樣做等同向地產市場注入更多的資金,會把樓價推高至一個更不合理的水平。我覺得這個擔心實在多餘,因為它與現時的客觀形勢完全不脗合。當前,投資氣氛受到中美磨擦的不明朗因素所制約,房地產的價格正在尋底,根本不可能會在短期裏逆轉。政府要擔心的,應是樓價會否下滑得過快,而不是反彈得過高。
 
亦有人擔心,讓銀行在樓價下滑的時候做多一些按揭生意,會增加銀行的風險。一旦樓價進一步下滑,抵押的物業就會變成負資產,令銀行賣了物業也沒法收回本金。這就有機會導至金融危機。
 
然而,正因為有這種危機的存在,政府更應該採取逆周期政策,在市道轉淡的時候,放寬按揭政策。這樣反可減低銀行的風險。因為現時樓價已經見頂回落,銀行的風險大部分已在樓市見頂前造成。若然銀行一見樓價下跌就不肯借錢,那市場就會更加缺乏支持,這只會令銀行的風險暴露得更快、更大。這絕非上策。相反,若是鼓勵銀行在這個時候出來支持樓市,就有機會令樓市的下跌變得較為温和,表現得較有秩序,不會出現恐懼性拋售。2008年金融海嘯的時候,美國聯儲局就是採用這種措施的。
 
其實,這個時候所做的按揭,風險只會比之前更小,原因是樓價已比之前回落,買家亦會比之前謹慎。新的資金既可以讓有需要的人套現,亦可以讓更有承擔能力的用家來接手。至於新做按揭所產生的風險,銀行亦可以透過謹慎評估抵押品的價值,以及摸清貸款者是否確有還款能力兩大方面予以平衡。此之所以,我認為在現階段放寬銀行的放貸限制,對銀行與社會都有好處。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8年12月21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