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退差餉方式 政府兩頭不到岸

近年特區政府的財政常有盈餘,但政府認為這種盈餘不是經常性的,不敢輕率地在做新財政預算時增加經常性開支。而是採用一次過的「派糖」措施,把部分盈餘退回給香港人。這類「派糖」措施各式各樣都有,其中退差餉一項受到很多來自社福界與政界的批評,指這種做法不公平,便宜了手上持有大量物業的地產商與富豪,而小租戶卻不一定有得益,因為在一般的住宅市場上,負責交差餉的是業主,租客是不用交差餉的。在這種情況下,退差餉亦只會益了業主,益不到租客。而在住宅市場捱貴租的,卻大部分都是最需要政府資助的基層市民。   
 
政府似乎覺得這種批評有一定的道理,有意在新一期的財政預算裏,把退差餉的方式進行修訂,變成每個港人,不管手上有多少個物業,都只能有一個物業可以獲得退差餉。政府預期這種修訂會得到市民的支持,可以令自己在政治上得到加分。不過,我擔心政府今次又計錯數,最終變成兩頭唔到岸,反惹來更多的批評與反感。
 
因為,如果政府把退差餉的原因解釋為,去年的差餉徵收得太多,所以把收凸的部分退回給香港人。這樣,交差餉交得多的人,自然應該獲得更多的退款,否則交得多退得少亦不公平。  
 
另一方面,如果不把寬減差餉理解成一個退稅行為,而是希望在政府財政有盈餘的時候,為基層市民紓困。那就不應用寬減差餉作為紓困工具,而應該寬減公屋租金,及為輪候公屋的人提供租金補貼。這才算對症下藥。
 
由此可見,退差餉本身就不是一個為基層紓困的好方法,無論怎樣修改,都修改不出純粹有利於基層的方式。然而,這樣的修改,卻會造成一批人的損失。在政治上的效果往往是︰當原先的得益者受到損失時,他們的怨憤可造成的破壞力,往往大過新獲益者對政府的讚許。
 
這次退差餉的方式若是真的修訂成功,損失最大的是地產商與大業主。這類人數量不多,不足為患。但香港的中產也有不少是一間屋自住,一間屋收租(以備將來養老),如果來年會退少一半差餉,心裏一定不舒服。他們不但會埋怨政府,而且可能會用投票的方式懲罰那些支持這項修訂的議員。 
 
此外,在寫字樓與商舖市場上,差餉多由租客承擔,如果業主的物業不是個個都獲得差餉寬減,那就會變成有些租客可以交少一些差餉,有些卻沒法獲得寬減。這些租客會感到很不公平,因為自己並沒有做錯甚麼事,只是在租樓的時候,租中了一個有多過一間物業的業主。他們一定會認為這樣的修訂毫無道理,十分令人反感。
 
香港的經濟有下行壓力,經營者遇到的困難很多,政府在修訂寬減差餉措施時,不應忽略了這批人的處境。
 
綜觀而言,這項修訂措施只會令有些人受損,卻不會令新一批人得益,在政治上只會被扣分,很難有分加,不值得一試。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8年12月20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