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700)

 雙學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原文發表於2014129) 

 

今日已是佔領運動的第73日,政府至今雖未直搗佔領運動的最早及可能最後的佔領區金鐘,但雙學及其他佔領青年的慘敗之局似乎無可避免。 

別的不談,光看雙學的某些應變,就可論定它們沒有絲毫政治智慧。  

1119日凌晨,數十名蒙面示威者暴力衝擊立法會後不顧而去。事件發生後,泛民飯盒會發表聲明,強烈譴責衝擊的暴力行為,並與衝擊者劃清界線。學聯未加譴責,僅批評衝擊者事後四散不負責任,呼籲團結冷靜,並認為行動是政府漠視民意的後果、「衝擊不一定等於暴力,不同時空下,對暴力會有不同理解」,呼籲佔領者「切忌中政府圈套,貽人口實,增加政權抹黑運動的話柄」。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亦說,不理解及不樂見這種衝突,但不認為需要用到譴責字眼。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雙學仍不譴責暴力份子,與之劃清界線,相反地,仍視之為自己人,不惜護短,並理不直氣不壯地攻擊政府。這是無政治智慧之一。 

雙學貪勝不知輸,屢次錯過順勢全身而退的良機,輕輕放過在與政府談判中爭取某些好條件的機會,胡亂要搞甚麼北上見李克強、公投,以至1130日晚發動包圍金鐘政府總部,從而爆發流血衝突,無法可思下,近日又搞毫無實質意義及不會引起廣泛同情的絕食,妄圖繼續逼特區政府向中央爭取撤回人大常委會的政改決定。雙學由始至終不接納盟友泛民及佔中三子的意見,連逆轉了的民意亦漠視,說得好聽是「我行我素,誰也不能代表我」,說得不好聽,是有勇無謀,行事不講謀略,知進不知退。這是無政治智慧之二。 

旺角佔領區被清場後,雙學死守著金鐘,策略就是等待警方清場,結束一切。吊詭的是,政府的策略亦是好整以暇,不急於著令警方清場,就讓雙學的佔領持續下去。同樣是等,意義大不同:雙學是毫無意義、被動地等,但同時惹來廣大市民交通和上下班的不便和附近大小商戶生計的大受影響,愈來愈失民心;警方則以逸待勞,愈來愈大收雙學敗著所帶來的利。雙學之愚,不言而喻,這是它們缺乏政治智慧之三。  

毛澤東有言:「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很明顯,政府(警方)遲遲不主動清場,它們是擁護不清場。按毛澤東名言的教誨,雙學應該反對不(自我)清場的,那就是說學生應該撤離。不能從對手的行為得到行動的啟發,勇而無謀也!  

古語有謂,「知難而退」,「迎難而上」。這兩句古語表面矛盾,其實是矛盾地統一。「迎難而上」是知其難而在戰略上藐視其難,並下定決心要最後克服之;「知難而退」是知其難,審時度勢後知暫時沒力量與敵硬碰,乃在戰術上暫避其鋒,保持實力,待時機成熟再重挫對手。雙學現在不懂知難而退,反而以弱小力量硬碰強大對手,其不敗者,稀矣。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