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難民問題有多嚴重

香港的傳媒甚少有記者派駐海外,所以他們在報道國際新聞時,大都只是採用幾間西方新聞社提供的訊息,以致香港人對世界的認識,大都受到西方偏見的局限。
 
以難民問題為例,西方通訊社只在難民湧到歐洲的時候才加以報道,所以香港人大部分都以為,中東與非洲的難民大都是去了歐洲,令歐洲人肩負了沉重的包袱。
 
其實,大部分難民都是流落在經濟相對落後的第三世界。這些相對窮困國家所展現出來的人道主義精神,遠比平時高調主張人權應該無邊界的國家,更令人覺得值得讚賞與敬佩。
 
根據聯合國掌握的數字,現在全球有6,850萬名難民(已核實了身份的),能夠去到歐洲國家的不到10%;而發展中國家竟收留了八成半的難民。其中土耳其收留了350萬;巴基斯坦收留了140萬;另外烏干達亦收留了140萬;之前介紹的伊朗也超過100萬;而歐洲國家中,只有德國可能入10名之內。若以難民數字與本國人口的比例計,收留難民最多的是約旦與黎巴嫩(他們收留的主要是巴勒斯坦難民),前者是三個人中有一個難民,後者是五個人中有一個。可見難民對這些國家所造成的負擔有多重;但我們卻甚少聽到這些國家有太多的怨言。他們自己雖然不是很富裕,卻願意默默接受鄰國的難民。
 
現時世上的難民,主要來自三個國家,來自敍利亞的有630萬,來自阿富汗的有260萬,來自南蘇丹的有240萬。到今天,全世界每日都有4.43萬人被迫離開家園,其中一半未滿18歲。
 
近年,全球難民的數字之所以屢創新高,與美國的全球化政策不無關係。當年,美國不但想貿易全球化,而且想向全球推廣美國的政治制度與經濟模式。美國軍事入侵了阿富汗與伊拉克,透過阿拉伯之春運動,推翻了突尼西亞、埃及、利比亞的舊政權;把敍利亞與也門弄到內戰不斷。最後發現根本沒法令這些國家接受美國的那一套。結果只好放棄,撒手不管,任由這些國家自生自滅,導致出現了很多人間悲劇。
 
香港人可能會覺得,這些國家離香港很遙遠,他們的事情香港管不了。現在去洗濕個頭,以後可能「手尾長」,還是不要去蹚渾水為妙。
 
有人可能會說,聽我介紹,在伊朗的難民生活不是過得挺好嗎!又可以與伊朗的孩子一起上學,又有醫療衞生保障,還可以與當地人一起工作,一起創業呢!香港人還有甚麼可幫?
 
其實,我所介紹的,只能說明伊朗政府的難民政策比較包融,願意讓難民享受與國民相近的待遇。但我參觀的學校與醫療中心,都是因獲得聯合國的資金扶助,才可以提供這麼好的服務的。在資源分配不到的地方,效果一定差很遠。
 
據聯合國難民署的官員告訴我,他們2018年原先的預算是需要9,870萬美元的,但實際上籌得的資金只有1,080萬美元。以至他們的很多項目都沒法推行。
 
天之道應該是損有餘而補不足。香港人比世上大部分地方的人都要富裕,實在有條件好好利用當前伊朗的開明政策,讓伊朗的難民可以有機會為自己創造一個更美好的人生。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8年12月18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