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不足,難以氣壯 (3)

 港獨主張在香港精英階層已經得到了普遍的至少是同情,而不僅僅是怕事。 

A君眼中的「香港精英階層」涵蓋了政府高官、大學校長院長、建制派立法會議員、民建聯和工聯會,說他們普遍至少是同情港獨,憑甚麼根據作這個結論就憑精英階層中上述人士面對開學禮播獨及陳浩天港獨演講事件「連聲都唔聲一下」這個根據十分十分不充份﹗  

就個人觀察所及,同情港獨在香港精英階層中祇是極少數,集中在極度推崇西方民生的廣義泛民政團、高教界和法律界部份人士,怎看都不能說普遍。  

今次建制派的表現也可能和中美新冷戰有關。牆頭草們認為中國贏不了,開始識做,看風向,少說話了。  

A君眼中的「牆頭草們」,自然是建制派中對港獨事件「聲都唔聲一下」的精英階層。為甚麼他們「認為中國贏不了中美新冷戰」,就「開始識做,看風向,少說話了」「識做 (看風向,少說話)」有何好誰給他們那些好處建制派今日的權力、地位源自中央,趙孟所貴,趙孟能賤之,按道理,當中央增添了煩亂,建制派要角應該趁機表忠才可繼續鞏固和加強趙孟所貴,「識做」豈不適得其反? 

今年七月時中央曾“高度讚揚和肯定”林鄭執政一年來“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云云。林鄭這方面的表現其實比梁振英還遠不如,與董建華比更是一個天一個地。中央何出此言? 其實這不過是一種“以讚揚的方式提醒,督促以至警告”的中國傳統領導手法而已,不知林鄭讀懂沒有?看來她是不太懂的。 

A君這個看法,我基本上認同。  

港獨分子只會越來越猖獗,而中央的忍耐終有極限的一日,香港大亂不遠了。  

當港獨分子越來越猖獗,而特區政府撤手不管,不排除「中央的忍耐終有極限的一日」,屆時可能會強制特區政府為23條立法。縱使如此,何來「香港大亂」?  

大亂祇有在一種情況下發生:港獨分子聚眾數以萬計,進行暴力「革」,而特區政府不願、不能或不敢鎮壓之。縱使真箇出現這種大亂之局,那註定是極短命的,駐港解放軍就會空群出營平亂,不消一兩天就能將所有暴亂分子一網成擒。 

 

—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