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局層出不窮,計將安出?(2)

 對於學生領袖在開學禮發表有關「港獨」的言論,中大校長段崇智回應時重申,大學並不支持香港獨立,學生表達意見的時候亦以和平、理性和尊重他人的原則進行,不能鼓吹或煽動任何有關「港獨」的主張,「大學是做學問的地方,並不是政治角力的場所。」當記者問到,對於在校園懸掛有「港獨」字眼的橫額及張貼相關海報,是否屬於鼓吹或煽動「港獨」,段崇智未有正面回應。 

段祟智的回應,令我不禁想起去年中大校園內港獨活動。 

新亞學生會去年910日就新亞書院院長黃乃正對中大前學生會會長周竪峰的公開譴責信, 大罵「閣下(黃乃正)無視錢穆及唐君毅先師當初創校的背景」,而周的支持者Dilon Tai責備黃乃正『當日國難之時,大陸淪陷共匪之手,新亞先賢隨國軍南遷,創立新亞書院,宗旨即在「反共救國」。今日你居然想帶新亞人去投敵。』

黃乃正在公開信其實祇譴責周竪峰在兩方面的不當言行,最值得嚴厲譴責的中大學生在校園內宣揚港獨的言行,黃院長一句也沒觸及,買怕鬧事學生的心態,昭然若揭,港獨大學生實在罵錯了黃院長。 

對於中大學生在校園內大肆宣揚港獨,中大沈祖堯校長較黃院長稍為強硬一點點(僅是一點點)。同年94日,他在主持中大學生開學典禮後說,「大學是有言論自由的地方,祇要在不犯法、不阻礙其他人正常學習的環境之下,校方都不會有很大反應」;97日,沈從外地發送一封簡短的公開信回校,表明自己的立場。他說:「港獨不但違反基本法,亦和我個人意願違背。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份,這是不爭的事實。」

 

沈校長的說法,含含糊糊。中大學生的港獨言論是否在言論自由的範圍內,有沒有犯法,他在開學典禮後都沒明確說清楚;「校方不會有很大反應」,他暗示中大校方不會干預。「港獨違反基本法」,他的表態才委婉地強硬、明朗一點,但仍沒譴責港獨大學生,更沒清楚說明會在校園內採取什麼措施去對付港獨學生。不說明就表示不做,或最低限度暫時不做。 

 

段校長今次的回應,和他的前任幾乎同出一轍。稍為不同的,段校長較沈校長更軟弱,他連「港獨違反基本法」也不敢說。 

面對港獨學生在開學禮的違法言行,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評論說,香港是言論自由的地方,但「港獨」是完全沒有(言論自由的)空間;他又清楚說明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安全和國家利益,大家一定要堅守;「香港有今日的成就一定要與國家互動,亦要尊重國家的主權。」「保持香港的法治、自由和基本核心價值是重要,但同時要尊重國家。」 

奇怪嗎,張司長竟然沒有聲色俱厲的譴責,連批評也沒有,祇有評論,不似針對港獨學生的評論。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指出,「港獨」無論在法理、實際情況和歷史上,都是不可行的,學生在大學開學禮,無必要討論或重申個人對「港獨」的看法,「這是個不適合的場合,因為大學的開學禮是給所有學生、一個代表開學或學習階段的儀式。」 

特首林鄭月娥94日出席行政會議前,形容「港獨」、「自決」屬近年出現的「歪風」,「不幸這一股歪風進入了我們大學校園」,她就在這兩、三天看到,「有兩、三所大學的學生會幹事或它的主席都做了或說了一些非常不合理的言論。」,「我對此表示極度遺憾,亦需要譴責他們。」 

她指出,這種言論會帶來極不良的後果,衝擊香港「一國兩制」基本政策方針,以及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及基本法權威,都是觸碰底線,特區政府不會容忍。而且,支持「港獨」的青年人祇屬極少數,但他們恃着主席、學生會會長、學生會幹事身分,利用開學禮的平台散播不實甚至違反《基本法》言論,對其他的同學非常不公道,「這麼小撮的同學發表了這些荒謬的言論,我表示極度遺憾。」 

和面對陳浩天演講會一樣,張、楊連高聲譴責也不敢,祇說港獨不可談,「不適合」,林鄭好一點,敢譴責,責備港獨學生在大學開學禮上言論所帶來的惡劣影響。但譴責歸譴責,特首和一眾高官實際上是坐視不理,無所行動。

 

─ 待續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