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661)

 梁國雄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原文發表於20140823)

48名立法會議員於821日下午前往深圳,出席政改座談會,社民連議員梁國雄不肯應內地邊防人員要求脫下寫上「毋忘六四」、「公民提名」、「佔領中環」等字句的上衣,因此未能入境。 

中聯辦負責人接受中通社訪問時表示,是內地有關部門按照國家有關法律法規作出的處理決定。梁國雄議員一再攜帶違禁物品入境,明知故犯,干擾當前各界就依法推進香港的政制發展進行理性溝通的氛圍,應當受到譴責。 

大家應該記得,立法會三天訪滬團411日晚啟程往上海,身穿平反六四T恤抵滬的梁國雄,入境時被海關搜查行李,禁止他攜帶與平反六四有關的單張及書籍入境,又要求他換去身上印有天安門母親的T恤。梁國雄拒絕並決定不入境,晚上原機折返香港。 

「平反六四」迄今仍是國內的大禁忌,長毛這個客人明知主人家這個禁忌,前後兩次依然不顧一切闖關,被上海及深圳海關分別要求換去有關T恤及放下有關單張和書籍是意料中事。內地邊防人員祇是依法辦事,梁國雄若願意脫下上衣(及放棄攜帶平反六四的單張及書籍)便可入境,選擇權完全在梁國雄身上,不肯順從國內邊防人員的合理要求而選擇返港,可視梁國雄為刻意做騷而不願意與中央高官就政改溝通。 

有趣的是,梁國雄今次啟程往深圳前是事先張揚的,預告會穿「毋忘六四」T裇過境,泛民議員居然沒人勸阻梁,反為客觀上支持梁的「壯舉」:工黨及公民黨均表示希望中方對他寬鬆處理;梁家傑表示,因距離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祇剩幾日,而梁國雄必須盡言責反映港人意願,故希望內地可以寬鬆處理。 

梁國雄本人預告「壯舉」時亦聲言「最有誠意」(與有關中央高官)交流,屆時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於被拒入境,他又聲言中央會後悔錯失了跟他交流的機會。 

工黨公民黨梁家傑和梁國雄的思考邏輯著實很有問題。既然「距離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祇剩幾日,而梁國雄必須盡言責反映港人意願」,為何不規勸梁以大局為重,放棄形式主義的做騷?祇要做到這點,何需懇求內地「寬鬆處理」?客觀地看,要求中方寬鬆處理難,而且不合理;要梁國雄放棄做騷易,而且合情合理。真不明白,泛民議員為何捨易取難,捨合理而就無理;梁國雄為了做個人騷,放棄入境參加會議,他同時放棄「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的機會。如果他一如粱家傑和自己所說那樣極欲盡言責反映港人意願,那麼他的個人騷就出賣了他聲言的誠意和對市民的責任感。 

梁奢言「最有誠意」,為了個人做騷,居然放棄參加會議為選民爭取沒篩選的普選,不是一次,而是前後兩次,這是誠意嗎?! 

觀乎梁兩次欲迎還拒,可以看到: 

1. 為了掌握最後機會去爭取他們極欲取得的真普選,所有泛民議員這一回本應集結一致,以嚴肅態度參與與中央有關高官就政改討論的會晤,摒棄一切矯情的姿態,禁言一切浮誇口號,以誠意打動中央高官、特區政府有關高官及香港市民。梁國雄捨此正確做法,走向反面,不僅破壞了自己的形象,還損害了整個泛民陣營的形象,更削弱中間市民甚至泛民溫和支持者對泛民陣營的擁護; 

2. 過去多年,梁國雄在立法會光曉對其他議員及高官惡言相向、向特首及高官撒溪錢或擲蕉擲蛋,從來沒能好好地議一次政。這兩次借機不參與會議,有揚長(做騷、誇誇其談)避短(有水平地議政)之嫌!要一個胸無點墨的莽夫,有水平地議政,實在難為了他; 

3. 第一個用花來比喻女人的,是天才,第二個用花來比喻女人的是庸才,而第三個用花來比喻女人的是蠢才!梁國雄先後兩次以穿平反六四T裇為由逃避參加會議,己証明他是庸才,希望他不再證明自己是蠢才。當然,以做騷計,已是難以計算的N次,他絕對是蠢才; 

4. 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於4月公佈,梁國雄首次成為香港最熟悉的政治人物,陳方安生及梁振英僅能分別排於第二及第三位。「市民最熟悉的政治人物」這項調查意義不大,被人熟悉其實是因為知名,流芳百世固然可以知名,遺臭萬年亦可以留名。梁國雄歷年的言行舉止,是接近哪一方面多些,請讀者諸君自行判斷。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