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信,兩個變天(5)

管理公司在45日前舉行了一個「屋苑專車服務意見收集」,讓業主於投票前以不記名方式表達對專車服務的意見。意見調查中有一個選擇,就是綜合而言業主傾向維持還是取消專車服務,這個選擇是最重要的意見調查,管理處沒有公布這個選擇的調查結果,但接近管理公司或現屆業主委員會的人得知,傾向維持及取消專車服務的業主約為45% 55%,仍是取消派佔優。維持派的核心分子在48日派發反擊信後至414日舉行業主周年大會前這段時間,都憂心忡忡,不大相信反擊信具有反敗為勝的效力,發信僅為追求人有我有、聊勝於無,大都對投票結果不大樂觀。

414日的業主周年大會終於來臨,兩項議决的投票結果都十分出人意表:在有效的投票中,61.1%選擇維持專車服務,選擇取消的僅得38.9%;更令人滿地眼鏡的是,當選為新一屆的業主委員會委員的七人悉數都是維持派和中間派偏維持的人,而其中又以維持派人數佔多,他們個人的得票率由63.7%97.8%。取消派候選人全軍盡墨,個人得票率由29 %42.9%

業主周年大會曲終人散後,維持派中堅分子紛紛向一眾自己認識的業主 (主要是中間派及取消派)了解,事後賽果檢討一致同意我撰寫的反擊信起了扭轉乾坤的作用。能欣賞別人的能力是一種能力,當絕大部份維持派核心分子看不出反擊信的殺傷力而在業主周年大會舉行前憂心忡忡及患得患失,不敢妄自菲薄,我倒是懂得欣賞自己所撰反擊信的妙用的,完全有信心取得心目中的戰略性勝果,我算不到的是,勝果竟然這般豐碩。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