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行止再指點泛民在政治上的迷津

 2018328日,林行止在自己的專欄說道:

經過「釋法」以至議席及參選權利被當局褫奪(DQ)之後,加上資源豐沛的建制派全力出擊,雖不致「一盤散沙」但「散修修」的泛民,在議會的優勢漸失,本月中旬立法會補選的結果,泛民失分組點票否決權,便是顯例;由於梁國雄和劉小麗的「DQ覆核案」拖延時日且並無勝算把握,有論者認為兩年後立法會換屆時泛民能奪回議會主導權,頗成疑問,此說略嫌悲觀卻足以反映現實。事實上,以目前的政治形勢,特別是北京可以「釋法」、選舉主任可以否決參選人資格,筆者認為泛民在議會的優勢已一去不復返

香港有個吵吵鬧鬧但議決權牢牢為建制派掌控的議會,社會上則不時出現這樣那樣的躁動,但從「雨傘運動」看當局有力有決心令社會秩序不會失控。在這種前提下,議會上和街頭上的「反政府」活動,不僅不會受鐵拳打壓,反會受一定程度的鼓勵,因為香港的反建制活動一旦受全面打擊以至無聲無息,「民主」便成不了可以顯示北京的泱泱大度和向外國招徠生意的賣點

香港的泛民,時不我與,成不了大氣候,但若甘做永遠無法掌權的「參政黨」而非期盼甚或爭取一日可能成為統治者的「在野黨」,則仍有不少活動空間,那些比較聽話的還會成為拉攏統戰的對象。類鄭月娥的人因此會在「適當場合」釋出善意並捐助以示支持民主。那即是說,中國的「中共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會變相在香港貫徹

眾所周知,中國是中共一黨專政,她容許「民主黨派」存在,並設法把之「改造」令其與中共有「通力合作的友黨關係」,不但如此,「民主黨派」還能以「憲法和法律為準繩」,參與國家政事、發揮監督、批評和建議的「民主協商」作用。香港泛民議員亦能在立法會發揮這樣的功能——彰顯中共專制卻仍有民主氣度的花瓶功能

現在的問題不是泛民願否走這條路,而是基於現實,若要在政壇上混飯吃,便不得不走這條路。在中共治下,共黨以外的從政者,都是吃力不討好的「志業」!如果這種想法慢慢為港人認同,未來棄政從商的優才會愈來愈多,這雖是走英治時期的老路,卻對香港作為大灣區金融重鎮的發展不無好處。港人可從中受惠,不言而喻。

林行止認為「有論者認為兩年後立法會換屆時泛民能奪回議會主導權,頗成疑問,此說略嫌悲觀卻足以反映現實。」,說得已經很客氣,其實這三、四年來廣義上的泛民(溫和、激進泛民、港獨及本土主義各派)早已四分五裂,激進、港獨及本土派更是多行不義,愈來愈遭受市民唾棄,這從近期各式民意調查、補選得票(與建制派相比,此消彼長)及巡遊示威參加人數可以觀微知著。泛民在直選的黃金比率(64)早己一去不返,而且每況愈下,下次立法會選舉出現反黃金比率(泛民對建制,四對六)是大有機會的。

眾所周知,中國是中共一黨專政,她容許「民主黨派」存在,並設法把之「改造」令其與中共有「通力合作的友黨關係」,不但如此,「民主黨派」還能以「憲法和法律為準繩」,參與國家政事、發揮監督、批評和建議的「民主協商」作用。香港泛民議員亦能在立法會發揮這樣的功能——彰顯中共專制卻仍有民主氣度的花瓶功能』泛民淪為政治花瓶對真正無私著力於追求自由民主的泛民理想主義者來說,那當然是很難喝下口的一杯苦水,但形勢比人強『現在的問題不是泛民願否走這條路,而是基於現實,若要在政壇上混飯吃,便不得不走這條路。在中共治下,共黨以外的從政者,都是吃力不討好的「志業」!』,林行止一語道破。

不願意的,唯有放棄從政,改到本港其他領域發展,或乾脆遠走他方,眼不見淨。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