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葉知秋,立法會新貴質素普遍很差(2)

426日下午,經過中委會會議,民主黨議決對許智發出嚴重讉責及凍結他的民主黨會籍。對許智事件的進速行動,與許智劃清線,不護短,秉公辦理,民主黨將事件對民主黨的傷害減至最低。最得一讚。

一言喪邦,一行更可喪邦,許智峯在搶手機事件中的言行,看來有很大的機會毀掉他的政治生命。

事件發生後,屬於泛民陣營的公共專業聯盟會計界議員梁繼昌表示:「在未能夠十分掌握當日發生情況之前,我不太適宜在這兒作任何解說。」法律界的公民黨議員郭榮鏗,被問及亦不評論事件。

梁繼昌及郭榮鏗是立法會議員,有權觀看事發現場的閉路電視片段,我相信他倆不會有權不用,事件情節其實相當簡單易明,光從許智峯自己承認的事實,就可掌握基本真相,梁繼昌竟然還說「在未能夠十分掌握當日發生情況」。梁繼昌和郭榮鏗無可置評,護短之情,表無遺。換了涉事的是建制派議員,他倆早就將涉事者罵得體無完膚。

群情洶湧下,梁郭兩人會為自己的偏頗反應大大失分。

在這事件中,許智峯個人政治素質之差,令人嘆為觀止,完全不配做立法會議員!但在立法會中,他不是唯一的一個,會中的青年新貴(不論是建制派還是非建制派)普遍都是這樣。早在2016108《立法會青年新貴令人搖頭嘆息》的文章中,我就慨嘆:

『最終勝出來的候選人,大部份依然是「水平低劣、層次不高,庸俗難耐,不忍卒睹卒聞」。

競選大局已定後,立法會連日為候任議員舉辦活動,928日為初次當選的議員舉行簡介會及資深議員分享會,令人詫異的是,27位新丁中僅十餘人出席上午簡介會,而分享會開始時更祇得8人現身。出席兩個會的新貴,不少人遲到早退,包括民主黨的鄺俊宇和本土派的朱凱迪。

立法會新貴甚麼都不懂,立法會為他們所搞的活動,特別是上述簡介會和分享會,特別有用,他們倒履歡迎及熱烈參加才對,實際情況卻是如此這般,這些新貴在議會未戰(遑論戰勝)先驕,他們日後參與議會的工作態度和工作能力,真令人憂慮。

選議員,要看他的才與德。對議會辯護士、職責是審議監督法案和政府政策的議員來說,「才」指學識(特別是歷史、法律和哲學)、政經常識與邏輯能力;「德」指正確價值觀(超乎一般意義的品行)。才德兼備者是為上選,不兼備的,才為先。

立法會新貴的言行,與上述的「才」「德」完全沾不上邊。哎喲,是誰選他們出來的?有怎樣的選民,就有怎樣的議員。質素差的新貴這麼多,實在不敢去想質素差的選民有多少。』

在一人一票的民主選舉中,獲勝候選者的政治素質(不論是道德操守,還是從政的辦事能力)往往沒保証。

 

 

 –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