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行止論泛民政客的出路(2)

20171017日,在《特區變市府,強詞成真理》一文中,林行止說道:

以「一起同行、擁抱希望、分享快樂」為主題的《施政報告》(下稱《報告》),是香港管治的分水嶺,從今而後,香港將按京意中國城市化,那意味特別行政區的本質逐漸褪化、失色。這種部署對約三十年後香港與內地的無縫合體,是合理的安排

眾所周知,有關法例明文規定中國擁有香港的軍事和外交權,現在政治亦由北京操控,這從《報告》棄「政」從「商」見端倪;這種減輕特區政府工作負擔的轉變,未必是壞事,因為在過去五年,香港政治爭拗不絕,不利香港社會安定、經濟發展,是彰彰明甚的事實;主其事的梁振英雖在香港「身敗」卻在內地「名揚」,香港社會在他政治掛帥、對反對派不稍假辭色治下,已大撕裂、遠離和諧。由於香港並非「政治實體」,要讓社會重燃「希望」和「快樂」的火花,專注民生、不搞政治(不觸及底線的言文政治短期內〔十九大之後〕料不致完全受禁)是次佳選擇。這即是說,作為一名資深公務員(順從、服從上級指示的同義詞),後天的訓練令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女士絕對「聽上級的話辦事」(不如此怎能官運亨通),令她對京官的指示毫無異見、言聽計從,樂於把政治事務「上繳」。看她的《報告》,林鄭是香港市市長而不是什麼特區行政長官

在約三十年後,如果香港風調雨順,社經發展順暢,二四七年香港有可能「升格」成為中央的直轄市。

筆者「喋喋不休」,想要傳遞的訊息對「民主派」頗為不利,然而,事實擺明,和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特別是清朝末年不同,當今中共有銀彈有炮彈,堅持按本子(《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辦事的「民主派」,雖然正氣凜然、站在道理、法理的一邊,但世事,包括對法律條文的解讀,都由強權主導。主流法學界都是依附建制(權貴)的既得利益者,港人以為法律界是民主的「死忠」,不過是受堅持追求民主之志甚決的李柱銘所「誤導」。換句話說,奧斯汀所言,難免會打擊「民主派」的士氣,令他們意志消沉。然而,這絕非壞事,因為從另一角度看,如果認為奧斯汀所說有一定道理,「民主派」尤其是滿腔熱血但入世未深的年青一代,便不會、不應作難收成效亦可說缺乏成本效益的抗爭

少行(不是絕跡)民主路,民主派仍大有作為,惟前提是改為民生派,這方面有許多坦途可行。
 
  
 

– 待續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