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不寡,中外皆然(1)

 近期閱讀,可觀性報道甚多。星島日報46日頭版說:

『約翰羅伯茨畢業於哈佛大學,目前是美國最高法院十七任首席大法官。早前,他在兒子的畢業典禮致辭,說他不會祝年輕人好運,反而希望他們不幸福,在生活中受到諸多磨難。這段說話在網上引起很大迴響。以下節錄演辭最發人深省的部分:

「畢業典禮的演講者一般會祝願畢業生未來好運、前程似錦,但我不會!讓我告訴你這是為甚麼。我希望你不時受到不公的對待,唯有如此,你才能感受到公正的可貴。我希望你能嘗到被背叛的滋味,唯有如此,你才能領悟真誠的重要性。雖然很抱歉這樣說,但我希望你每天都感到孤獨,唯有如此,你才能明白友情並非理所當然,而是需要努力經營的。」

「我希望你一次又一次經歷厄運,這樣你才會發現生命中機遇的意義,才會明白到你的成功並非命中注定,他人的失敗也非天經地義。當你屢次失敗時,我希望你的對手嘲笑你,這將使你明白體育精神有多重要。我希望你被人鄙視,唯有如此,你才會學到如何尊重與聆聽,我也希望你經歷磨難,這樣你才能學會同情。無論我是否有這樣的願望,這些都遲早會發生在你的生活中。你是否在這些遭遇中得益,全看你能否從磨難中吸取教訓。」

「你應該做的便是為自己而活,儘管你已相當完美,但不要太自我,要不斷地精進。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曾說:『未經考驗的人生不值得活。』活得好的訣竅在於不強求美好的生活。」

「多年來,我認識了許多像你們一樣的年輕人。我知道你們都是優秀的孩子,受到青睞。但投入全新的環境後一切不再如昔。我奉勸你們別表現得高高在上。對那些正在打掃樹葉、剷雪或倒垃圾的人們不可鄙視。遇到不認識的人時,應直視他們的眼睛,並微笑打招呼,以後人們會記得你是一個會微笑打招呼的年輕人,這樣挺不錯的。」』

約翰羅伯茲的說話,令我想起自己在2014825日發表的一篇文章《把最好的留給子女,最後是害了他們》:

『近期最矚目的新聞恐怕莫過於「房東事件」(房祖名、柯震東吸毒事件)。

人心不同,各如其面。看畢一齣電影、閱畢一本書或聽畢一闕古典音樂,每人的體會各有不同,請問各位讀者朋友,你們對事件有甚麼看法或啟悟?我相信不少人會覺得房祖名擁有一個名滿天下、家財億萬的父親成龍,房祖名既年輕(才不過32歲),又是獨子,真箇是前程錦繡,現在一子錯,滿盤皆落索,不特前途盡毀,恐怕還有囹圄之災,實在太可惜了。

我嘛,心裏第一個想法衝腦而出:「成龍豈止教子無方,是他坑害了自己的兒子」。我為甚麼有這個想法,看看附列的四篇文章,大家就會徹底明白了。

附文一 

千金難買少年窮

陳惜姿

2014823

房祖名現年三十二歲,廿八歲時獲父親成龍送一個北京豪宅「Naga上院」單位作生日禮物。這個單位,正是他今天和朋友吸毒的地方。

成龍廿八歲時又在做什麼?

他已拍了《新精武門》、《蛇形刁手》和《醉拳》,成為當時得令的武打明星。

若成龍從小有個富爸爸照顧,凡事不勞而獲,飯來張口,生日時獲豪宅作禮物,他還會有後來的成就嗎?富爸爸捨得讓他為拍戲弄得遍體鱗傷嗎?他還會是名滿中外的成龍嗎?

有個富爸爸,是福還是禍?做名人之後不容易,做中國名人之後更難。外國富豪會把財富捐出來,不為子女留一個仙,中國人不會。中國人喜歡為下一代籌謀,以為把最好的留給子女,最後是害了他們。子女從小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這些白白得到的財富和享受,對年輕人是一種蠶食,一種毒害。

千金難買少年窮,是我們經歷過的道理。今天的一切,都憑自己雙手賺來,是我們引以為傲的成績。不為子女留什麼,我認為是應當的。

我常提醒自己,不要令子女過得太好,因不知他們將來家境如何。年少時享受慣了,將來未必會有這種生活。有一個年輕同事跟我說過一句話,令我印象深刻,她說:「我這一代的痛苦,是從小被培養出一種品味和要求,是我憑現在的收入負擔不起的。」

附文二

成龍成鳳的必要條件(節錄) 

王文彥

2011827

我所謂透過逆境及憂患來磨煉及提升青少年的才能和性格,是指不要過於保護孩子,他們遭遇困難、逆境或憂患,讓他們自己解決,在關鍵時刻才好出手助他們一臂之力,而一臂之力最好限於方向性指引。他們沒有遭遇困難、逆境及憂患或困難、逆境及憂患難度不高,就創造困難、逆境及憂患或難度給他們。

為甚麼開國之君或成功企業的創始人一般都是厲害角色?主要是因為他們年少時遭逢各式各樣的困難、逆境及憂患,他們為了生存和壯大事業,被逼使盡吃奶的力去應付和克服這些險阻,每克服一些,他們的才能和性格就增長一些。隨著時間的推移,能耐就愈來愈厲害,罕有其匹。貧窮其實也是困難、逆境或憂患的一種,而且難度相當高。貧窮的父母及其孩子,不應引貧窮為恥,應引以為幸,俗語有言,「千金難買少年窮」,此中有哲理存在。 

時下父母,對孩子溺愛至極,愈富有愈這樣。代孩子擋風擋雨,代孩子做功課作業,代孩子鋪路求學、找工、求偶,為孩子提供名牌學校、衣著、車子、房子,總之要令孩子無憂無慮無辛苦,讓他們成為溫室的花朵。這樣的父母之愛,表面上很愛,其實是害死孩子。人生規律,通常是黑頭人送白頭人,父母不可能永遠隨身照顧兒女,當白頭人一去,再沒保護者,這些既無才能又無良性性格的兒女,怎去應付繁多的困難、逆境和憂患?留下億萬家財給他們也不管用,一個重大的錯誤決定,就可令這億萬家財化為流水,而溫室花朵由於缺乏出色的才能和性格,很易犯錯,特別是犯致命的大錯。

國家或成功企業開國之君,最終將辛辛苦苦打回來的江山喪在兒孫輩手中,兒孫輕則僅掉江山卻倖存性命,重則江山、性命同時不保。何也?還不是因為兒孫缺乏保住江山的才能和性格!江山是至珍至貴之物,不少人(包括敵人、權臣、高管、美男、美女)早就覬覦它們,無時無刻不想方設法搶而奪之,兒孫既然沒有保護江山的才能和性格,最終不免象以齒焚身。這些痛苦的歷史教訓值得一切痛愛兒女的父母記取。

孟子亦說:「生於憂患而死於安樂」,與「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的名言有異曲同工之妙。

望子女成龍成鳳的父母或自己希望成龍成鳳的人要注意了,人的命運(或成功)主要取決於人的才能和性格,而出色的才能和性格與困難、逆境和憂患是孖生兄弟,與痛苦辛苦是孖生姊妹。青少年時代身處順境的人,很難擁有傑出的才能和性格,它日能夠在各方面(包括求學、找工、求偶、交友、事業)成功的機會自是大減;相反地,身處逆境而又懂得利用逆境的人,它日能夠在各方面成功的機會當會大增。令兒女或自己於青少年時期吃盡苦頭,能夠保障他們將來在各方面的成功,是先苦後甜,表面上是害苦了兒女,骨子裏是最高明的扶助他們;讓兒女或自己於同期舒舒服服、幸幸福福地過日子,將來在各方面失敗而大吃苦頭的機會大增,甚至無可避免,是先甜後苦,表面上愛惜兒女,其實是戕害他們。

青少年時代經歷各種困難、逆境及憂患磨煉的人,一旦在社會工作,他們的競爭力將遠遠超過那些缺乏同樣磨煉的人,後者在有關行業將被前者徹徹底底地擊敗和淘汰。

何去何從,是父母或自己的選擇。選錯,自要承擔日後隨之而來的後果!』

 

– 待續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