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業雜談(1)

 要說香港高踞樓價全球最難負擔之首,二、三年前可能屬實,最近兩年恐怕要讓位給中國三個大城市 : 深圳、上海及北京,它們的樓價負擔能力比率超逾二、三十倍,Demographia沒有將它們計算在內,才平白讓香港繼續稱霸。

盡管深圳、上海及北京三地樓價這般極其偏高,中央對樓市的操控較香港政府的辣招有過之而無不及,國內市民對樓盤依然趨之若鶩,這充分反映了 :

  1. 國內投資的渠道十分有限,在市民不相信銀紙之下,磚頭成為他們保存財富的首選;
  2. 鍾情磚頭,迷信磚頭價格祇升不跌成為中港兩地市民的共同點;
  3. 房地產是國內經濟的主要支柱之一,中央搞調控是寓保於遏,國內市民你說他們看穿了中央的底牌也好,錯估了中央也好,總之他們沒有樓市有朝一日會崩盤這個概念。這倒和香港不少人迷信樓價祇升不跌有幾分相似。 

盡管深圳、上海及北京三地樓價目前較香港相對更高,但它們崩盤的機會低於香港,原因有兩個 :

  1. 中央調控樓市的能力遠高於香港政府,透過審時度勢的時鬆時緊的操控政策,樓市泡沫不容易爆破:
  2. 國內經濟發展速度遠高於香港,市民收入每年總有百分之七、八的增長,上位及增加收入的機會亦遠高於港人,他們的樓價負擔能力比率有望逐步降低。 

 

待續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