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564)

 回應提問,高永文泄露不少天機

(原文發表於20131115)

  

就余卓文教授被封刀事件,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1030日在立法會回答議員的質詢時,泄露了不少天機。值得評論一下。 

「本年二月至今,威院曾為十六名病人進行七次TAVI及九次LAAO手術。全部均按相關指引,由團隊內具足夠經驗、合符上述手術資格的心臟科醫生領導,聯同團隊其他成員執行。」 

TAVI是導管微創主動脈瓣植入術,LAAO是左心耳封堵手術。高永文短短的回應,帶出幾個重要訊息。 

余卓文被封刀後,威院僅剩下林逸賢合符兩種先進心臟手術的資格。高永文所說的「具足夠經驗、合符上述手術資格的心臟科醫生」,指的當是林逸賢,手術團隊其他成員無一具足夠經驗和合符手術資格。就這樣,16次主動脈瓣植入術或封堵手術,每次都由林逸賢帶領一個毫無經驗及不合符手術資格的醫生合作做。這種醫生組合完全違背手術需由兩名合符手術資格的心臟科醫生同時進行的指引,高永文的所謂「全部按相關指引執行」,不知從何說起。 

根據威院自己透露,七名接受主動脈瓣植入術的病人,三人有併發症,併發率高達43%,較余卓文的5% (封刀前三年,施同樣手術的19名病人,祇1名有併發病) 高很多。5%就封刀,43%的反倒逍遙法外;威院指責余卓文沒接受過足夠的植入術培訓,但余有培訓證書,最低限度有一定的培訓。現在的情況卻是,有培訓及病人併發率低的要封刀,沒任何培訓而施手術及病人併發率奇高的醫生卻獲豁免,不受處分。這樣的處理,說沒有雙重標準,誰信? 

「七名就心臟科主管醫生主理部分個案的臨床程序,具名提出質疑。」 

高永文口中的「質疑」,較馮康口中的「投訴」,罪名嚴重性減輕不少。這對余教授的支持者來說,是一個好訊息。 

「威院認為事態嚴重,醫院行政總監及內科部門主管審慎研究相關資料,並與香港中文大學校長、副校長和醫學院院長多番商討,經慎重考慮後,在病人安全的大前提下,作出行政決定,從二月一日起,暫停有關主管醫生的部分臨床工作。」 

高永文說威院的行政總監(馮康)及內科部門主管(周振中)審慎研究相關資料,並與中大校長(沈祖堯)、副校長和醫學院院長陳家亮多番商討。舉行商討的時間,自當是在封刀之前,亦即二月一日前。這意味著沈校長老早就了解封刀事件的內情。果如此,沈校長在8月接受傳媒訪問時聲言他「沒有參與余卓文的內部審核,所以不清楚內容」,可能不大正確、真實。更正確、真實的是,他不但「多番(參與)商討」、十分知悉內情,還同意馮康和周振中的封刀決定。 

「威院在諮詢醫管局總部相關部門後,按機制籌備成立兩個專家組檢討有關個案的治療過程和覆檢部門內部稽核。」 

兩個專家小組由馮康成立,而馮康已被投訴處理事件不公正,明顯是自己人查自己人,兩小組先天就不公平公正。高永文保證調查會公平公正、不偏不倚,不知從何說起;兩個專家小組,覆檢稽核方法委員會負責覆檢部門內部稽核的方法及準確性,稽核病人個案委員會負責稽核余卓文所負責的11宗出現嚴重併發症個案的手術,是否符合專業水平。我特別注意到,稽核病人個案委員會祇稽核余卓文的個案,而沒有遍及威院及非威院所有同類型手術個案,並比較余與其他醫生的表現。這樣做,不但對余卓文不公平不公正,而且對提升整個公立醫院系統的專業水平不利;立法會議員梁家騮質問,兩個專家組的成員對相關心臟手術的資歷遠不及余教授,如何有能力或說服力去判斷余的表現?這個質問實在好,頓時陷高永文於支吾以對。 

「醫管局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委員會)去接收和檢視兩個專家組的報告,委員會會根據專家組檢討結果,建議跟進行動。」 

為何不直接由獨立檢討委員會去調查整件事件,包括「檢視這次事件的整個處理程序」?獨立委員會僅負責「接收和檢視(威院)兩個專家組的報告」,是大材小用、架床疊屋!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