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樓市的重磅炸彈來了!(4)

戶籍制度沒開放,鼓吹「租售同權」很缺德 

馬光遠先生,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獨立經濟學家,經濟學博士,產業經濟學博士後;現任民建中央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央電視台財經頻道評論員。以下是他的文章《戶籍制度沒有放開,忽悠(鼓吹)“租售同權”很缺德》的節錄: 

『我在過去一直呼籲,要創造條件使居民在買房和租房方面享有同樣的權利,把房子與孩子的前途脫鉤。然而,我也很清楚問題的症結以及實施“租售同權”的難度。在很多制度障礙,特別是戶籍制度沒有重大突破的情況下,談“租售同權”,說得坦率點,就是忽悠人。 

和廣州根本不可能實施的“租售同權”比,我倒更贊賞無錫的租房落戶政策。說到孩子入學,在大城市,落戶是關鍵。廣州的“租售同權”避開落戶問題談平等,等於把租房的關在城門外,然後承諾給他們居民的權利。』 

『中國城鎮化的症結就在於戶籍制度。改革開放以來的近40年,中國城鎮化實質上進展遲緩,除了我們的城鎮化思路和戰略有問題之外,一個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大城市的戶籍堅冰不僅毫無鬆動的跡象,反而越來越緊。一個存在戶籍界限,並且在戶籍下面又衍生出各種五花八門不平等福利待遇的城鎮化,不是真正的城鎮化。 

農民進入城市,在城市裡工作、生活,但卻又無法享受城市居民在就業、教育、醫療、住房、社會保障等方面的公共服務,無法真正實現農民的市民化,這種城鎮化本質上是一種假城鎮化、夾生子城鎮化、掠奪式的城鎮化,其本質上是維持以前城鄉二元結構下的等級區分,從而人為制造社會的割裂。 

而這一切的根子,都在於難以打破的戶籍制度。因此,中國新型城鎮化本質上不是一個經濟問題,而是一個改革問題,通過推動包括戶籍在內的一系列配套改革,實現農民的真正市民化。城鎮化要解決的,不僅僅是農民進入城市,成為市民,而是打破這種身份的嚴格界限,廢除身份等級,使中國社會從一個傳統社會進入現代社會,這是城鎮化的關鍵和核心所在。特別是大城市,熱點城市,戶籍更是成為屏蔽很多人的最有力的利器。沒有戶籍,租房買房,其實都很尷尬,孩子也上不了學。 

在大城市的戶籍制度收緊的情況下,講“租售同權”,要麼對戶籍人口講“同權”,要麼又會設置諸多苛刻的條件,最終的目的就是繼續讓“租售”不同權。這就是真正的現實。而且,就路徑選擇而言,中國的“租售同權”在大城市,特別是一線城市推動的難度是最大的,在廣州這樣的大城市搞租售同權,就必須把戶籍的門檻一降再降,而如果真的降了,則意味著在教育資源相對穩定的情況下,爭奪優質教育資源的人大大增加,除了讓房租暴漲,並不能解決問題…… 

在大城市的戶籍制度沒有鬆動的情況下,任何鼓吹“租售同權”的舉措的都是耍流氓。』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