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樓市的重磅炸彈來了!(3)

任志強的評論 

任志強先生,曾任北京市華遠地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華遠集團總裁、北京市商業銀行(北京銀行前身)監事、新華人壽保險公司董事;持有中國人民大學法律碩士學位;在房地產及政治範疇是國內著名敢言的評論員,擁有數以千萬計的粉絲。以下是他的文章《租售同權引樓市變天?香港樓市已備好答案》的節錄: 

租售同權不可能真正落地 

在中國,房價高企背後另一層原因在於,房屋身上承擔了太多不該由房屋來承擔的附加值,如上學、投資等,這是租房難以實現的。 

以上學為例,時下很多學區,連有房屋的人都得排隊上學,租房的人如果也可以上學,就會催生更多的問題: 

1.  催生新的社會沖突問題。因為租售同權背后的根本問題是優質教育供給不足的問題,如果優質教育供給不足這個根問題不解決,連有房屋的人都不一定能上得了學,何以讓租房的人也可以上學,這豈不是加大優質教育供給不足的矛盾嗎? 

2.  如果租房也可以上學,必然催生學區房租金上漲。而當租金上漲到一定時候,租售比更合理了,買房便成了劃算的投資方式,因此會催生更多的買房投資者,從而進一步助漲房價,而不是降低房價; 

當租賃用地增加了,必然意味著商品房供地更少了 

時下熱點城市的土地供應受限,這是共性難題。當租賃用地增加了,必須導致商品房供地更少了,這會加大后期商品房的供求緊張關系,反而助漲房價。 

比如按照已公布的供地計劃,“十三五”期間,上海計劃新增供應的170萬套住房中,租賃住房佔比達到60%;未來5年北京新增的150萬套住房中,租賃住房50萬套;深圳未來5年計劃供應65萬套住房中,保障性住房達35萬套。 

討論樓市,多點理性,少點幻想。還記得當年3600萬套保障房的宏偉計劃嗎?當時不少外行也是高喊樓市變天,然後呢,然後就是房價一路高漲至今。 

政府時下發展租賃房,這是社會的進步,但對於那些幻想租賃房可降房價的人,睜眼看看香港樓市現狀:非商品房供應高達近半,而商品房房價卻漲如虎。』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