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556)

 評方順生的《Brat in the family(6)

(原文發表於20131119)

立言,可以不朽 

方順生說: 

「我應該做出自己的貢獻,這篇文章就是我的貢獻。」 

文以載道。筆桿子的力量一點也不遜於槍桿子。立言,與立功、立德並列為三不朽。香港人普遍看不起文人、文章,這當然錯得可以,但方順生不在錯誤之列,他明顯知道這篇文章的力量,並以之作為自己的貢獻。 

不瞞大家,我寫這個專欄,亦同樣希望以文章作出對社會的貢獻。 

給香港學生及家長的忠告 

「最後是我對香港學生的一點忠告,香港高校學生無論在中文或英文方面都嚴重不足。大陸的學生早就過了他們的頭,我能這樣說因為我是語言方面的權威。我來自一個舊式的大家庭,祖母是一家之尊,所有人都要聽她的。我從祖母那裡學到了如何尊重權威以及我在方氏大家庭內應有的地位。學生就是應該在課室內聽課學習,而不是在操場上示威或在校長的辦公室內抗議校長所做的給予國家副總理李克強最尊席位的決定。我是贊成重用體罰來應付一些行為特別惡劣的又頑固不改的學生,所謂棒頭出孝子。」 

香港的大專生無論中文、英文都十分不濟,國內同儕「早就過了他們的頭」,這是香港大部份有識之士和老闆的共識。方順生的說話,當引起他們強烈的共鳴。他對香港學生的忠告,家長與學生最好視之為暮鼓晨鐘,以之鞭策自己痛改前非。 

每個人在某個時空都有他的身份和角色。學生的份內角色是唸好書,自「應在課室內聽課學習,而不是在操場上示威或在校長的辦公室內抗議校長所做的給予國家副總理李克強最尊席位的決定」,我基本上認同方順生的見解。 

如果大家看過我的《成龍成鳳的必要條件》《虎爸虎媽最難跨越的關口》,你們會理解爲什麽我會站在方順生那邊,我亦十分「贊成重用體罰來對付一些行為特別惡劣又頑固不改的學生」及認同「棒頭出孝子」的古訓。 

愛之深,恨之切和希望 

「我建議將基辛格的《論中國》(ON CHINA)定為大學生必讀書目,文采飛揚的基辛格博士會給當代大學生帶來新的思想和啟發。這本書會讓同學們對中國和中國的領導人有一個全新的更深刻的認識。 

此文基於我對香港社會現狀的觀察和我深深的愛國情懷。我衷心希望香港人能以大局為重,以民族為重,認真思考香港的未來,共同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在方順生心目中,儘管香港已回歸中國16年餘及中國已崛起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強國,但基於政治冷感和缺乏民族意識,香港的大學生們是不大認識中國和中國領導人的。他想透過基辛格的《論中國》一書來啓發香港的大學生「對中國和中國的領導人有一個全新的更深刻的認識」,用心良苦,但經過反國教一役,我怕大學當局沒膽量去推行指定現代政治書籍為大學生必讀書這般事兒了,尤其當書中的正面和偉大人物是中共政要。 

文章題目《Brat in the family》可譯為《被寵壞的孩子》,這個孩子就是香港。通篇文章洋溢著愛國愛港的情懷,方順生對香港是愛之彌切,責之愈深。 

方順生近年備受病魔困擾,113日於東涌寓所不幸墮樓身亡,享年72歲。

 我這六篇評論文章,是向這位愛國愛港者致哀和致敬。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