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父傳子勾起的一些回憶和感想(1)

《應讓子女有得選擇》

 閱報,看到香港經濟日報116日一則報導: 

『中原集團主席兼總裁施永青指出,公司要不斷進步,亦需新陳代謝,因此宣布,其工作將會逐步交棒予其子,即中原數據科技董事施俊嶸。他笑言由本月起,施俊嶸將成為「Assistant to Chairman 」,即其私人助手,集團同事有何決定都可先與施俊嶸商量,如大家有共識,「唔洗搵我都得」。

 問到中原數據科技董事施俊嶸日後的管治方針,他笑言其父施永青的「無為而治」是中原的一個文化,因此會尊重該文化,貫徹該思想。』 

原來是拍檔明確預告會將管治中原的大權父傳子。這則報導勾起我一些回憶和感受。 

它令我想起施永青2008225日發表的一篇文章《應讓子女有得選擇》。且引錄於此,以饗讀者: 

有朋友不理解:為何我會把我在中原的股權捐給慈善基金,而不是留給我自己的子女。我其實是為子女著想才這樣做的。 

第一,我的子女不一定喜歡做生意,硬要他們做我的接班人,局限了他們的人生前程,對他們不公平。我自己就是走投無路才被迫創業的,如果我當年有更多的選擇,我不一定選擇從商。所以,我不覺得我應該代替子女去作這類事關重大的選擇。 

第二,如果我把我的事業一下子交給我的子女去負責,他們未必能承受得了。我自己是花了幾十年,才把我的事業從小做到大,在過程中積累了不少經驗,受了很多教訓,才慢慢掌握足夠的智慧去營運一個二萬多人的機構。我的子女剛從學校出來,要他們擔大旗,只會害苦他們,叫他們的人生充滿挫敗感。 

雖然,公司本身已有一個不錯的班底,可以輔助我的子女去推行他們的工作,但因循舊方式去經營必然無法為他們帶來真正的滿足感,所以第二代多數都想搞搞新意思。 

然而,搞新意思的失敗率是很高的,所以舊時中國的有錢人,寧願子女吸鴉片煙,也不想子女去做新生意。因為吸鴉片煙,任你二十四小時不斷地吸,花費也有限,但做新生意,可能是愈進取的,身家就敗得愈快。 

第三,若是他們真的做生意的話,最好還是讓他們自己由頭去創立。 

做生意的成功感來自「無中生有」,由小到大。如果一開始就承繼一個大企業,即使做出成績,別人也會認為是靠父蔭,日後反而成了思想包袱。 

很多事例顯示:第二代接班人,不要奢談更上一層樓,單是要守住原有的規模也並不容易。眼看著上一代剩下來的生意,在自己的手裡變得愈來愈不像話,飽受業績倒退的威脅,這絕對不是一種良好的感覺。 

於我來說,我最大的責任是要為子女提供受教育的機會,如果他們有讀書能力,而我卻沒有能力供他們升學,那麼我才會感到遺憾。 

現在,他們基本上已有謀生的能力,他們應自己去充實自己的人生。人生本身是一場掙扎,要不斷克服困難,改善自己的處境,才有成功感。 

如果父母甚麼都為子女準備妥當,子女就不容易找到奮鬥目標。因此,含著銀匙出世,不一定是一種值得羨慕的處境。我現在所做的,就是為了避免子女陷入這種處境。』 

當年的施永青是言之鑿鑿、擺脫傳統華人父母對子女的溺愛、瀟灑及理由充分地不讓子女繼承父業的,今日已是180度改變初衷:他決定讓他的「子女剛從學校出來,(就)要他們擔大旗」,不惜「害苦他們,叫他們的人生充滿挫敗感」;「子女(現在)真的做生意」了,便放棄原本「讓他們自己由頭去創立」的想法,改為讓他們靠父幹,「一開始就承繼一個大企業」,坐享江山;為「含著銀匙出世的子女準備妥當」,不惜讓「子女陷入不容易找到奮鬥目標的處境」。 

施永青為什麼出乎爾,反乎爾?稍後再同大家分享。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