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動新亞兩會呼應黃院長,未竟全功(1)

98日發生周竪峰粗言穢語辱罵內地學生;99日(星期六)中大新亞書院院長黃乃正發表了責備周竪峰的公開信;910日(星期日)早,新亞學生會發表了撐周責黃(院長)的公開回應信。

 在大是與大非、大黑與大白兩股力量激烈交鋒之際,一群較活躍及較佔份量的新亞書院校董和新亞書院校友會理事於910日整日及911日(星期一)早上頻密地交換信息,檢討形勢及商討對策。

 我是校董之一強烈主張新亞校董會及新亞校友會(以下簡稱「兩會」)盡快發表聯合聲明,支持及呼應院方。以下是筆者個人的發言摘要,大家可感受箇中熾熱爭論。

 A兄的担心可以理解,但面對大是大非,顯示立場有時避無可避,我們要批評的人及其支持者的可能反擊,顧不上,亦怕不了。擇善固執,「雖千萬人,吾往矣」,説的就是這個道理。

 黃院長(代表書院)已經擇善固執,如果新亞校董會及新亞校友會不及時發聲支持黃院長的擇善固執,那不僅會令院長形單影隻,滙聚不了一股強大的、批評的輿論壓力,客觀上是強化了我們要批評的人及其支持者的聲勢和力量,新亞校董會及新亞校友會更可能會被外界視為縮頭烏龜。

 『試想一下,我們現在不敢非其非,就可令矛盾消失?就可爭取到我們現在要批評的人及其支持者?

 我敢大膽地説,我們是永遠不可能爭取到他們的,除非他們從心底裏放棄了他們的錯誤價值觀。

 我的坦言,如對任何朋友有所冒犯,敬希原諒。那完全是「抑心所謂危,亦以告也」。

 「要來的還是要來的,929日是頒獎日,要提防激進分子當日在現場搞事。對此,新亞書院院方應事前做好充分準備。準備之一,是向可能搗亂學生發預警,院方事先聲明會對搗亂者大刑伺候,秋後算賬,勿謂言之不豫。」

 「既然新亞學生會已向院長炮轟,新亞校董會及校友會可立刻做兩事:

 1.公開發表聯合聲明,支持院長公開信的觀點/立場;

 2.院長在某些方面是不大適合親自回覆新亞學生會諸多歪理的,就由校董會/校友會代勞。

 上述兩事可以合二為一,連消帶打。」

 『關於「不要那麼急,給院長空間時間」這個意見。

 我認為新亞校董會及校友會的聯合聲明,與院長日後決定怎樣回應新亞學生會,是互不排斥的,可以並行不悖。

 但我們(校董會、校友會及書院)回應社會對我們的期望及製造壓倒對手、一氣呵成的聲勢,是講時機的,應早而遲,應快而慢,時機可能因此盡失。

 新亞校董會及校友會的聯合聲明,與中大日後決定怎樣回應中大學生會及新亞學生會,同樣是互不排斥,可以並行不悖。」

 我們和中大的立埸基本上是一樣的,但行動可能並不一致,因為利益可能不同,領導風格亦可能不同。」

 如果我們此刻先行動,中大稍後跟進,那是兩把聲音;如果我們不行動,而中大亦不,那是無聲無動;縱使我們稍後行動,那衹是一把聲音,而且錯失最好的行動時機;如果我們不行動,而祇在中大後面跟隨它行動,那仍是一把聲音。

二把聲音好過一把聲音;爭先自己行動(寧為鷄口)好過跟人尾巴行動(莫為牛後);早晚要行動,早好過遲。

 爭先行動順應社會民心,可挽回新亞以至中大的聲譽。先拔頭籌,這是天賜良機,天與弗取,罪也!」

 –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