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絕非悲劇人物

曾鈺成論行政立法對立

 

行政立法關係近年處於對立,2008年至2016年擔任兩屆立法會主席的曾鈺成認為,純粹因為立法會有拉布、與政府對立,便批評行政主導沒履行好,祇會淪為無的放矢,應該深入分析行政立法對立成因,以及「行政主導」實質所指為何。

 

曾鈺成又認為,議會對立比起回歸初期嚴重,起碼存在三大因素,其一,過去幾年香港發展過程中出現的社會矛盾愈來愈尖銳,造成議會內的抗爭情況愈來愈強;其二是政治因素,最初所有人以為20072008年會有雙普選,後來人大常委會2007年作出決定,再次推後普選時間,到前兩年,佔中造成社會上的撕裂,政制發展到了一個無可避免的最終對決;第三點則在於人為,梁振英做了行政長官之後,政府方面同立法會反對派關係緊張。

 

曾鈺成的看法,一語中的。為甚麽會有佔中?那是因為人大常委會於2013年作出8.31決定,為2017年的雙普選下了三重大閘。盡管沒提這點,但膽敢衝著張德江的行政主導觀點提出不同看法,曾鈺成作為香港建制派主要領導者之一,看法可謂敢言。

 

悲劇人物?

 

資深傳媒人程翔視曾鈺成為香港左派的「悲劇人物」。這個看法,我不大苟同。

 

25年前的1992710日,香港傳統左派成立走「跨階層」路線,爭取基層、中產和商界支持的政黨民建聯,曾鈺成為創黨主席,在位超過11年(1992710日至20031124日);為立法會議員超過18年(1998年至2016年),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6年(2002年至2008年),立法會主席8年(2008年至2016年)。可以說,上世紀90年代以來,曾鈺成一直是香港政壇聲名顯赫及傳統建制派的領軍人物,深得中央信任和建制派的尊重,現任民建聯主席李慧琼便視之為師傅。

 

曾鈺成為建制派中的開明人士,力主包容泛民。任立法會主席期間,對泛民極端派議員如長毛和黃毓民的越軌言行往往網開一面;對泛民議員的拉布,每每不趕盡殺絕;在一些敏感議題上,例如政改和「一國兩制」,曾鈺成不惜與中央唱反調;對於港人普遍珍視的核心價值,曾鈺成是主要捍衛者之一。

 

曾鈺成的開明,得罪了不少建制派左翼人物,他們不值曾所為之餘,不惜頻頻暗中上告天庭,令中央對他漸起意見,信任大減,終於先後兩次(2012年及2017年)被告知不獲中央支持參選特首。

 

曾鈺成在政壇上的失意,僅止於此。他素來被公認為香港建制派中最有政治智慧、最精於思維邏輯、最開明包容及中英文素養俱佳的精英,迄今仍深受建制派絕大部份人士、泛民政黨及議員以至市民的敬重尊崇;北京亦從未密令將他批臭鬥倒,更沒有將他驅逐於建制派門牆之外;在香港政壇上,曾鈺成迄今依然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力。所有這些特點,基本上沒發生明顯變化。

 

從任何一個角度去看,曾鈺成都絕非一個悲劇人物,程翔今次說得有點過於言重了。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