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517)

羅范椒芬,是忠是奸?是正是負?(2)

(原文發表於201379)

 

聽言觀行是知人的不二法門

 

判斷人的最好方法,古有明訓:聽其言而觀其行。

 

羅范從政三十多年,好歹也是一個公眾人物,言行難以隱形,要評價她其實不難。

 

羅范給我較深刻的印象,始自她與李國章於董建華時代主持教改。基本上,我覺得羅太是一個勇於承擔的人,具有一般高級公務員所罕見的使命感。對於教育改革,她可謂鞠躬盡瘁,事無大小都不辭勞苦親力親為。教協頭頭罵她為人涼薄,我倒認為她坦率熱誠。

 

香港教育制度千瘡百孔,許多問題積重難返。要改革少不免會觸動許多人的既得利益,而羅太直腸直肚的性格將衝突弄得更白熱化和樹敵更廣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古今中外,改革者大多沒有好下場,要成功得講天時、地利及人和的配合,上面最高層掌權者的支持尤其不可缺。香港的教改,當然有這樣那樣的缺點,但整體上方向正確,而配套的具體政策、措施大多亦是可行的,效果不盡如人意主要因為被改革對象的勢力過於根深柢固,及教育當局下面的人執行有偏差。

 

教改絕對是一項異常巨大的工程,面對各式各樣的阻力和責難,羅太所得的支持實在太少了,除了直接上司李國章不時出手支援外,上至司長特首,下至社會大眾及教改受益者──學生父母,鮮有旗幟鮮明地站在她身旁,許多時候她是孤軍作戰,結局不問可知。

 

羅范隨後調任為廉政公署專員。因為獨立調查委員會在教育學院事件報告書對羅范椒芬的不利結論,她毫不棧戀權力很快便辭去廉政公署專員一職。羅太於辭職後憤指自己的經歷反映了「香港畸形政治生態」。所謂經歷,指的是甚麼?羅太沒有詳細說明,大家唯有靠估。李國章是問責官員,可以全身而退。羅太不是問責官員,反倒要承擔責任;勇於任事的,不免多做,但多做多錯,結果中箭落馬。少做少錯,不做不錯,反倒逍遙快活。這不是懲罰進取而功大於過的,獎勵顢頇而無所作為的嗎?

 

2011年下半年,唐英年會當選為下屆特首之聲響徹雲霄。羅范於當年105日就特首所需條件表態。羅范椒芬說,自己對特首要求很高,會重點審視政綱而投票,不會被人左右。

 

她認為特首需要具有理念,例如有全盤計劃解決貧窮問題,下屆特首並且不應祇傾向得到商界的支持,要平衡各界意見。。不過,她說,暫時未有人向她拉票。

 

羅范椒芬又指出,選舉祇是第一步,特首應該站得高、望得遠,再配合公務員上下一心,推行政策。羅范椒芬並且指出,部分公務員向她反映,無「不願與某人合作」,希望特首與局長和公務員關係,做到「上有理念,下會信服」。

 

她期望今次特首選舉,可以為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做好準備。

 

羅范說「自己對特首要求很高,會重點審視政綱….特首需要具有理念,例如有全盤計劃解決貧窮問題」。過去兩年,梁振英不斷落區和出席各種論壇,宣揚自己的治港理念,提出自己未來的治港政綱,在所有疑似未來特首候選人中,他是唯一的一個這樣做。不僅如此,他特別關注香港弱勢社群的貧富懸殊、房屋、民生問題。這樣看來,梁振英是迄今唯一符合羅范對未來特首很高的要求的候選人。

 

羅范說「下屆特首不應祇傾向得到商界的支持,要平衡各界意見」。唐英年今年前後發表了「車毀人亡」論、「香港沒有地產霸權」論、「第二個李嘉誠」論及「垃圾」論,明顯為了討好商界,亦顯示他不重視社會上弱勢社群的民生。羅范所言針對誰,昭然若揭。

 

羅范對選取未來特首的看法,充份反映了她的原則性、遠見和站於港人長遠到益說話。

 

六四事件23周年,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於201264日當日先後四次出入辦公室,被等候的傳媒問及是否支持平反六四,梁一律採取迴避態度。對於梁振英的迴避態度,候任辦主任羅范椒芬為他辯解,認為他作為候任行政長官,在一國兩制下不方便就某類(例如六四)問題發表評論。羅范椒芬說得有理,再說,中國現時的當權者迄今仍否定六四,香港候任行政長官是他們的下屬,按照一般的管治原則,候任行政長官不應在公開場合採取與上司相違的政治立場。

 

羅范有份參與草擬競選政綱,自然談到梁的政綱,她坦然承認政綱把本港所有問題「盡掃出來」。

 

曾與羅范共事過的人都認為她是個三高一低人物:工作效率高、工作產量高和鬥志高,而情緒商數(EQ)低。當年她做教育統籌局局長和在李國章統領教統局朝代出任該局常任秘書長,同樣將所有教育問題「盡掃出來」。這些問題盡掃出來本是好事,不幸的是她急於推動改革,教統局人人誠惶誠恐度日。她的三高一低是壓力來源,無法與她同步的公務員,為求有安樂茶飯,可以求調離教統局的求調走人,不能逃離教統局的教育專業職系人員,提早退休避風浪大不乏人。

 

在官場打滾的恐怕羅范昔日急進改革浪潮,會伸展至各政策範疇,最後像海嘯般淹過來,不少公務員預計在梁餘下四年任期不會有好日子過。

 

羅范的政治道德亦廣為公務員所稱誦。廉署內部人士在湯顯明事件發生後,曾這樣區分三位前廉署專員之別:「黃鴻超會盡取規則容許的福利;羅范椒芬會取低於規則所容許的;而湯顯明則會取高於規則所容許的。」

 

從羅范最近十二、三年的上述言行去看,她顯露了幹勁、使命感、遠見、不隨波俗流、不跟紅頂白、擇善固執、坦率、廉潔和以公眾利益為重的價值取向,羅范怎說也應被視為一個主流為忠、為正()的人物吧。要將她打成奸、負,請別空泛地指控,拿出支持指控的羅范具體言行來!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