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來了」愈來愈有機會成真(1)

早前看到金箴寫的一篇文章,《「狼來了」的樓市泡沫論》(詳見附文),很有意思,且引而論之。

 

「手握貨幣政策大權的金管局總裁陳德霖又再出招收緊銀行的樓按政策,還罕有地說當前樓市排隊買樓的盛況讓他想起20年前九七回歸時的樓市熱潮。」

 

金箴認為陳德霖是在暗批「一些買家以為樓市沒有周期,樓價可以祇升不跌」,而且潛台詞是「泡沫已在,隨時爆破」。

 

金箴捕捉到陳總言外之音,個人認為陳德霖的暗批及潛台詞都是言之成理的。但目前的泡沫是否一如「當年回歸大典過後僅3個月,樓市崩盤了」,這倒未必,陳德霖說話似乎亦無此意。

 

「他(財金局陳家強局長)慨嘆金融海嘯發生近10年,很多人已忘記當日的教訓,對泡沫風險不當一回事,即使學者、官員提出忠告,大家也當耳邊風。」

 

金箴認為陳局長此刻忽然提出「風險善忘症」問題,是「暗藏對樓市狂潮的憂慮」。金箴一語中的,判斷準確。

 

「據波叔(財爺陳茂波)的分析,今年4月的樓價已比九七所謂高峰超出九成,置業供款比率進一步上升到超過六成,並呼籲市民要留意風險。」

 

金箴認為,陳茂波所言,暗示「現在的樓價較九七時期高出近一倍,相比之下,九七已不算甚麼高峰,祇能說是小山丘而已。若果當年樓價從小山丘滑下來已如斯慘烈,今時今日的樓市如果出現閃失,豈不血流成河,慘不忍睹」。金箴的闡釋,相當正確。『很可惜,從波叔到陳總到家強局長的「樓市泡沫之歌」大合奏似乎未能把樓價升勢煞住,地產股老神在在動也不動;排隊買樓盛況依然』,不知金箴是嘲諷市場上的買家還是陳茂波、陳家強和陳德霖,市場上的群眾(買家)有盲目時刻,如果恰逢他們盲目,他們的言行並不代表三陳所言有誤。

 

『何解人們都當「樓市泡沫之歌」是耳邊風,連扮驚也費事呢?原因之一是「狼來了」效應。早在CY特首上任前,當時的財爺鬍鬚曾已開始警告樓市過熱,還推出辣招應對。此後5年,從CY特首到鬍鬚財爺到當時還是發展局局長的波叔及運房局局長張炳良,輪流苦口婆心提醒市民樓市有泡沫,要小心。初時大家的確有點驚、有些窒,觀望一下再算。可是從2011年到現在足足6年,傳說中的泡沫未見出現,遑論爆破。觀望復觀望伺機入市的買家及市民,眼白白看着樓價無懼辣招拾級而上,自然懊惱不爽,並把樓市泡沫論視為「狼來了」。

 

另一個原因是2015年秋天出現的調整原來是假調整,樓市沒有轉勢,下跌一成左右即急速反彈,不少觀望者及擔心泡沫的人都未來得及捕捉這個趁低吸納的機會,樓價又被搶高。所以現在官員無論再說甚麼泡沫,市民也睬你都儍,免繼續錯失上車機會。

 

就是這樣,「樓市泡沫之歌」唱者諄諄,聽者藐藐。』

 

「唱者諄諄,聽者藐藐」,這是金箴點題的結論,我們終於感受到作者似乎認同三陳此時此刻對樓市的看法。

 

待續

 

 

附文

 

「狼來了」的樓市泡沫論

 

金箴

 

近期本地財金官員真的非常合拍,大家都唱同一個調。這些「樓市有泡沫,要小心」曲子雖然政治正確,但到71日回歸二十周年後仍大把機會唱,他們可毋須心急。

 

前不久,手握貨幣政策大權的金管局總裁陳德霖又再出招收緊銀行的樓按政策,還罕有地說當前樓市排隊買樓的盛況讓他想起20年前九七回歸時的樓市熱潮,又暗批一些買家以為樓市沒有周期,樓價可以祇升不跌。陳總重提九七教訓的潛台詞清楚不過:泡沫已在,隨時爆破。當年回歸大典過後僅3個月,樓市崩盤了。

 

此外,特區政府財金系統較資深的家強局長, 其臨別贈言也有意無意提到當前的樓市風險。他慨嘆金融海嘯發生近10年,很多人已忘記當日的教訓,對泡沫風險不當一回事,即使學者、官員提出忠告,大家也當耳邊風,還認為政府有能力克服任何出現的經濟危機。即將離任的家強局長忽然提出「風險善忘症」問題,暗藏對樓市狂潮的憂慮不言而喻。

 

「樓市泡沫之歌」大合唱當然須待「主音歌手」出場才算數,這位「主音」就是會順利過渡繼續做財爺的陳茂波,人逢喜事精神爽,他昨天在立法會議事堂說了一大堆話,最矚目的卻是拿當前樓市跟1997年相比。據波叔的分析,今年4月的樓價已比九七所謂高峰超出九成,置業供款比率進一步上升到超過六成,並呼籲市民要留意風險。九七樓市狂熱是很多人的集體回憶,甚至比回歸大典印象更深刻,不少人其後變成樓蟹,按波叔所言,現在的樓價較九七時期高出近一倍,相比之下,九七已不算甚麼高峰,祇能說是小山丘而已。若果當年樓價從小山丘滑下來已如斯慘烈,今時今日的樓市如果出現閃失,豈不血流成河,慘不忍睹。

 

很可惜,從波叔到陳總到家強局長的「樓市泡沫之歌」大合奏似乎未能把樓價升勢煞住,地產股老神在在動也不動;排隊買樓盛況依然,有母親上周末豪擲千萬為愛兒購入新盤,惹來的不是擔心而是艷羨,覺得她兒子有福可以搭上這趟愈來愈難擒上的置業號快車,能享受資產增值一邊住一邊賺的好處。

 

何解人們都當「樓市泡沫之歌」是耳邊風,連扮驚也費事呢?原因之一是「狼來了」效應。早在CY特首上任前,當時的財爺鬍鬚曾已開始警告樓市過熱,還推出辣招應對。此後5年,從CY特首到鬍鬚財爺到當時還是發展局局長的波叔及運房局局長張炳良,輪流苦口婆心提醒市民樓市有泡沫,要小心。初時大家的確有點驚、有些窒,觀望一下再算。可是從2011年到現在足足6年,傳說中的泡沫未見出現,遑論爆破。觀望復觀望伺機入市的買家及市民,眼白白看着樓價無懼辣招拾級而上,自然懊惱不爽,並把樓市泡沫論視為「狼來了」。

 

另一個原因是2015年秋天出現的調整原來是假調整,樓市沒有轉勢,下跌一成左右即急速反彈,不少觀望者及擔心泡沫的人都未來得及捕捉這個趁低吸納的機會,樓價又被搶高。所以現在官員無論再說甚麼泡沫,市民也睬你都儍,免繼續錯失上車機會。

 

就是這樣,「樓市泡沫之歌」唱者諄諄,聽者藐藐。

你可能感興趣